分享按钮

纪念王茂荫诞辰220周年暨歙县首届茂荫论坛

歙县雄村镇义成村王茂荫故居纪念馆开馆仪式活动剪影

由《安徽史学》杂志社与歙县纪委主办、歙县王茂荫思想研究会承办的“纪念王茂荫诞辰220周年暨首届歙县王茂荫论坛”2018年5月26日上午在歙县披云山庄举行,图为会场;

  陈平民在王茂荫故居纪念馆开馆仪式上讲话

  (2018年5月26日于义成)

  各位同志,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纪念王茂荫诞辰220周年暨首届歙县茂荫论坛”与“王茂荫故居纪念馆开馆仪式”分别在歙县披云山庄和王茂荫义成故里隆重举行,我怀着崇敬、喜悦和欣慰的心情出席这两个活动。

  王茂荫是我国清代以清正廉洁、直言敢谏而声震朝野、名载国史的骨鲠名臣,是与魏源、包世臣等同时代的著名思想家。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680多个人物,而中国人只有王茂荫一个。“《资本论》中提到的唯一中国人”,已经成为王茂荫的代名词。

  我生也晚。我走近并研究王茂荫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在大学攻读《资本论》的时候。如今,我年逾古稀,四十多年过去!四十多年来,我持续不断地撰写关于王茂荫的文章,即便染疾中风,劫后余生,我也没有放下手中的笔。我编著的八十万言的《王茂荫研究文辑》已于去年由黄山市社科联内部出版,该著的精选本和文图并茂的《王茂荫研究集》将于今年公开出版,我撰著的《皖籍思想家文库》丛书之《王茂荫卷》,也将于今年公开出版。有学者称我为“王茂荫的隔代知音”,我感到无比欣慰。

  王茂荫于清嘉庆三年三月十一日(公历1798年4月26日)出生于歙南杞梓里,清同治四年六月二十二日(公历1865年8月13日)在雄村义成家中病逝,享年六十八。马克思在《资本论》书稿中提到王茂荫,很可能是在1858年(咸丰八年),当时王茂荫因病开缺,在京调养。这也就是说,马克思在经济学巨著中提到他时,他还在人世间。

  值王茂荫逝世120周年之际,我曾撰文五千余字在1985年8月13日《徽州报》刊载,以示纪念。2015年8月13日,值王茂荫逝世150周年之际,黄山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采纳我的提议,召开了纪念王茂荫逝世150周年座谈会。黄山市社科联专门为徽籍历史名人举办这样的座谈会,这还是第一次。

  去年10月13日,“歙县王茂荫思想研究会”成立之日,我建议在王茂荫220周岁诞辰时(即2018年4月26日)举行一个纪念活动,纪念活动今天举行了,因为今年5月5日是马克思200岁诞辰,纪念王茂荫的活动顺延了一个月。我建议研究会开展一次王茂荫思想研究论文征集活动,该项活动现在已经展开,这能不令一个痴情的学者欣慰吗,我感到非常欣慰!我感谢你们!

  从上世八十年代初以来,王茂荫晚年迁居和谢世的义成之地,我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王茂荫祖居地杞梓里和岑山渡御史山墓地,我也去过多次。

  几十年来,我利用不同的渠道,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式向有关部门吁请修缮王茂荫义成故居和御史山坟墓,吁请过多少次,我也记不清了。我知道,大凡好事,总姗姗来迟。得病以后,我总念叨着王茂荫义成故居的修缮和对外开放,恐怕等不到这一天了。心底的遗憾之情,无以言状。不意的是,吴炯同志任雄村镇党委书记以后,由于她的不懈奔波,积极进取,在黄山市委市政府、歙县县委县政府的关心重视下,在黄山市社科联和各有关部门支持配合下,王茂荫义成故居修缮之梦终于成了现实,并且以故居纪念馆的形式对外开放,这能不令一个念兹在兹的“王茂荫的隔代知音”感到欣慰吗?我感到欣慰无比!

  四十年来,我的研究告诉我:在贪腐成风的晚清社会,王茂荫能弘扬清白家风,知黑守白,守身如玉,堂正做人,清白为官,这实在难能可贵。这给我们许多启发与警醒!

  四十年来,我的研究告诉我:王茂荫身为二品大员,始终关注国计民生,遇事 敢言,持正不曲,直言敢谏,不避权贵。这也给我许多启发与警醒!

  四十年来,我的研究告诉我:王茂荫是一个复合型的杰出思想家,他的包括货币理论在内的经济思想、政治思想、人才思想、军事思想、吏治思想和管理思想,渊源深厚,内涵丰富,惊世骇俗,卓尔不群。我的研究是初步的,希望今人和后人继续深入研究。

  常言道,“自古忠孝无两全”。我的研究还告诉我:王茂荫却是一个忠孝两全之人。他的人格是完善的。真理是一种力量,人格也是一种力量。王茂荫的思想万古不朽,王茂荫的人格也永远值得今人与后人学习。

  最后,我用四句话十六个字结束我的讲话:“杞里义成,子怀王公;清操劲节,百世可风!”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