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文化徽州 > 正文

小珰街:即将消逝的千年古街

作者:舒俊 吴玉莲 樊成柱 程向阳 来源:黄山文明网 时间:2018-07-13

 

  率水之滨,珰溪河旁,白墙灰瓦,古街厅堂。街边的老宅被时光打磨得越发耐人寻味,雕梁画栋的庭院幽深静谧,杂货店里三两人坐着闲聊,巷弄里青藤缠绕,清新的绿色为夏日的村庄平添了几分诗意。这里描绘的就是休宁县陈霞乡的小珰村……

  A 历来重教 人才辈出

  小珰之名始于何时不得而知,只知它的古名叫“珰溪”。旧时,珰溪村东有两条月亮弯弯的小溪缓缓地合流于村西南的率水河,形似古时女子的耳饰“明月珰”,珰溪由此得名。明代珰溪人金瑶在《珰溪地图记》一文中说,珰溪自东向西合流注入率水的两条小溪,“相传溪流有珰佩声”,这是珰溪得名的又一说。

  来到小珰,自然要走一走小珰古街。“以金文藻为始祖的金氏在唐末时期迁到小珰,并在小珰迅速兴盛起来。过去的小珰街,从现在的小珰小学到下街全是清一色的青石板,上街全是麻石板,街两边都是老房子,各式各样的店铺很多,像什么豆腐店、理发店、米店、吊酒店有十几家,这些做生意的店铺门口都建有一个木亭,主要方便路人躲雨、休息。金氏在小珰繁衍生息后支系多房头多,上街住着六房,就是金氏家族的六兄弟,我家祖上是第四房。”71岁的村民金海棠边走边向记者介绍起他记忆中的小珰古街。

  金氏特别重视教育,用经商所得创办书院,培育后人。请来各地名师执教,如元代著名教育家、学者陈栎就在珰溪坐馆多年。后来,明代开国谋士朱升在其未被朱元璋重用前,也曾在珰溪长干门边上的赢山书院教学。自古名师出高徒,因此珰溪人才辈出,据不完全统计:宋代出了金奎、金革两位进士,明代出了金彦谨、金彦清、金彦初三兄弟和金辉四位进士,清代出了金蟾桂和金蓉中两位进士,至于中了举人之类出仕为官者,更是数不胜数。

  B 古迹众多 可见一斑

  金裕泉,一位年过八旬的耄耋老人,是小珰村土生土长的村民。他说,过去的小珰有“二祠六厅四牌坊”。二祠指的是珰溪祠和忠孝祠。珰溪祠,全村金姓宗祠前后五进,门前敲锣,后进人听不清晰,足见祠堂之大;忠孝祠,更是有个感人的故事,小珰出了个孝顺媳妇,到了冬天,用自己的身体先温热公公的被窝,再服侍老人入睡。六厅分别为绣花厅、忠义厅、同府厅、饶府厅、聚芬厅、天官厅。绣花厅指的是金姓先人曾在皇宫里管过为皇帝绣衣的宫女,回乡后建了此厅,以示荣耀;忠义厅是指明代时一先人战死沙场,仆人仅带回一件血衣,故建之;同府、饶府、聚芬、天官四厅,大抵指先人曾在山西大同、江西上饶等地为官,告老还乡后建厅彰功。四座牌坊中,有一个贞节牌坊,一个双孝牌坊,双孝牌坊就是为上文中那位替公公温热被窝的孝顺媳妇设立的。可惜这些历史古迹现已损毁。

  据村中老一辈人说,祠堂下面分房头叫厅,厅又分房叫支厅,大大小小的厅加起来至少有几十个,小珰的繁华富庶由此可见一斑。金姓是小珰的大姓,当地人还传有一个故事,锅是用铁水浇铸的,很多人抢着开铁厂,皇帝就派人制了一个铁靴,烧得滚烫,谁敢穿进去就给谁家开,结果没人敢干了,只有一个姓金的愿意以身试鞋,结果送了性命,皇帝于是“金口玉言”:没有金字招牌就不要开铁厂,金氏家族就从明代开始独揽了这个活计。在村中,老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很多,其中就有一个关于朱升的传说,康熙《休宁县志》与道光《休宁县志》也记载了这则朱升在珰溪坐馆时的轶闻:相传朱升擅长观星相,当年在小珰执教时,常常说话特别灵验。有一天上午,他在村中水口亭处写了一副对联:千年不动今日动,千年不静今日静。让孩童不要揭去。到了午后,突然,水口碣坝边的山石崩塌,大树倒下,村人非常惊讶,忙向朱升请教。朱升说,这“千年不动今日动”,便是指水口树这支笔蘸碣坝这个砚池,珰溪从此文运昌盛了;“千年不静今日静”,便是指珰溪财富要锐减。果真,多年没人中举的珰溪村,那年就有人中了进士,而做生意的人却多年失利。

  C 环佩叮咚 老街情长

  小珰街巷道四通八达,小桥溪水相连环绕。历史上,小珰是有名的埠头、驿站。当时尚无陆路交通,小珰依托穿村而过的率水河,成了商客云集的地方。“这儿还是江西乐平、婺源到屯溪的必经之路,也是古官道,以前很繁华,挑担子、做生意,到屯溪卖茶业、鸡蛋鸭蛋、莲子、油纸伞的都得从这里经过。”金海棠颇为自豪地指着村中一块镶嵌在外墙上的石碑给记者看,那上面刻着当年遗存下来的石柱,上书“龙湾屯溪大路转弯”几个大字,相当于指路牌,意在提醒路人到龙湾、屯溪,从此处右转弯即可。

  先有村再有道再有街,小珰古街的形成缘于小珰本就是一条官道,休西的溪口、汪村、流口,以及江西的乐平、婺源方向过来的客人到龙湾、屯溪,小珰是必经之路。

  小珰是个大村,与一般的徽州村镇街巷的狭窄迥然不同,街面很宽。“你别看现在这么宽,以前比现在还宽。每年三月三都有庙会抬阁,阁是用木头架子搭起来的,下面坐大孩子,上面坐小孩子,最上面坐一两岁的孩子,由村民们抬着游行,以此保佑家族兴旺,风调雨顺。抬阁有大风不出、大雨不出、天气不好不出的‘三不’原则,每年一到这个时候街面上都是人山人海。此外,还有跑马比赛,也是小珰街上一景,可以四匹马并排跑,可见街道之宽。”金海棠忙不迭地说。

  在小珰古街,老房子已经不多了,有那么几幢也已经濒临倒塌,十分可惜。金树文家还有一幢保存完好的清末老宅,走进宅子,古朴的楹联、彩色的琉璃瓦、带花纹的窗户玻璃、门檐上精致的雕刻无不让人浮想联翩,仿佛穿越到了另一段时光。金树文今年67岁,在他的记忆里,小珰人生活富足,小珰街热闹繁华,他说:“上个世纪解放前后,小珰还曾有三宝:街上不长草、水碓无蚊子、祠堂不结蜘蛛网,可见在以前这里就是一个干净整洁的乡村。”

  风雨侵蚀,岁月变迁,小珰老屋渐稀,老街依存,只是曾经的石板路变成了水泥路,而更让人不舍的是,因月潭水库项目建设,这个有着400多户人家的千年古村将成为淹没区。

  月潭水库建设之前,有关部门已针对淹没区内的古建筑、古文物等进行过摸底统计,市县月潭办已针对淹没区地下和地面文物、古树名木、古民居、古桥、古墓等古建筑进行过普查,对有价值的历史遗存进行抢救性挖掘和异地保护,避免因水库建设而造成各类文物的湮灭。

  小珰不小,老街情长,这条不足千米的古街在漫漫岁月中沉淀下独有的风韵。小溪潺潺流水声,村妇梆铛捶衣声,交织在一起,好似环佩叮咚的声音,悠然回响……

  逝去的终将逝去,太阳每一天都会升起。在明年水库蓄水前,村民们也将整体搬迁到安置区,开始新的生活。  (舒俊 吴玉莲 樊成柱 程向阳 文/摄  来源:黄山晨刊)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