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文化徽州 > 正文

黄梓坑:革命火种燃古黟

作者:樊成柱 来源:黄山文明网 时间:2018-06-29

  黟县位于安徽省南端、黄山风景区西南麓,素有“世外桃源、画里乡村”之美誉。作为黄山这块神奇土地上的鲜红一角,1930年夏,中共党员汪大中(又名汪润吾)将革命火种带到黟县,自此,古黟大地爆发了一场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革命暴动斗争,书写了革命史的光辉篇章。 

  6月27日下午,记者一行来到黟县,专程采访了宏村镇地方党史资料编撰作者之一的余建平,采访中,现年76岁的余建平老先生向记者打开了一段尘封的革命记忆。  

   

  中共黟县第一个党支部诞生地——黄梓坑中共黟县特支  

  黄梓坑位于宏村东部黄堆山(又名高庵)半山腰的山坞里,四周是茂密竹林、杉树林。建国前有一条山路从上梓坑观音堂通往黄梓坑。汪步高、李春红、詹德和在此烧炭、种山度日。建国后,泗溪公路从此地经过,盘山而上至甲溪村。这里一度建有造纸车间(纸槽),于73年停办,造纸车间房子已倒塌,只留下断壁残墙和杉木林。黄梓坑中共黟县特支诞生在纸槽旧址的山棚里。 

  据余建平介绍,1930年8月潜山县革命委员会青年委员、中共党员汪大中(又名汪润吾),因清水寨暴动失利,转移到黟县黄梓坑,在其叔父汪步高家落脚,以教书为掩护,先后发展詹德和、汪步高、韩太龙、韩太文、李根才、许长林、陈根旺、谢中英等人加入少共团,秘密组织贫农团、少共团支部。1931年4月,中共安徽省委特派员朱晓村(又名金汤、赵慰农)来到黄梓坑发展党组织,将少共团员转为共产党员,建立黟县第一个党的基层组织――黄梓坑中共黟县特支,书记汪大中、组织委员詹德和、宣传委员徐际春。特支先后隶属中共安徽省委、省临时工委。 

  黄梓坑中共黟县特支成立后,在历舍、平坑、石灰坑、梓坑、黄梓坑等地继续发展贫农团和共产党员,党员有20多人。在黄梓坑、平坑、石灰坑建立了3个党支部,为黄梓坑中共黟县特支的下属组织。黄梓坑支部书记詹德和,同时兼贫农团团长,平坑支部书记王有和,石灰坑支部书记谢中英。 

  1931年7月中共黟县特支在黄梓坑扩建为中共黟县区委,有党员29人。区委书记汪大中,组织委员詹德和,宣传委员徐际春。下辖的黄梓坑、平坑、石灰坑3个支部,各支部书记仍由原支部书记担任。区委的活动范围由黄梓坑扩大到十一都际村,九都金家岭,二都沈村。11月中共徽州工委成立,汪大中调往徽州工委,由从祁门调来的王子成(原潜山县革命委员会副主席)接任区委书记职务。区委先后隶属于中共芜湖中心县委,中共徽州工委领导。 

  1932年7月黄梓坑中共黟县区委与城区中共黟县区委合并,成立黟县临时县委。 

    

  军爱民民拥军   望红台上美名扬 

  宏村镇黄梓坑西坞对面高高的山顶上有一个哨坎,是当年红军站岗放哨的地方,老百姓叫它“望红台”。站在“望红台”上,腑瞰西山能看到宏村、塔川和仙里之古驿道上行人踪迹。“望红台”上曾经流传一个“母送子参红军,妻盼郎革命归来”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和“望红台”上动人的歌谣。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中国农村暗无天日,农民的土地被土豪、劣绅霸占,农民做牛做马,面临饥饿,面临死亡……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就有斗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农民打碎身上的枷锁,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战争。秋收起义,井岗山斗争有如爆原烈火席卷全中国。 

  黟县县委积极组建红军游击队,开展革命的武装斗争。在原二都沈村游击队的基础上,又在金家岭、羊栈岭、黄梓坑考溪一带组建新的红军游击队。并把各地游击队集中驻扎在黄梓坑西坞,集中培训,改编成号称“皖南第一游击大队”。黄梓坑西坞红军游击大队的建立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和支持。黄梓坑、上梓坑、石灰坑等村庄的老百姓纷纷送子、送郎前来参加红军游击大队。中共黄梓坑、平坑、石灰坑党支部组织妇女给红军编草鞋、送粮食和蔬菜,出现了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人的新局面。红军游击大队很快由100人发展壮大为200余人。  

  黄梓坑西坞有一个红军家属陈大娘,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陈根旺是黄梓坑西坞红军游击队一位战士,际村暴动后,国民党反动派清剿黄梓坑游击区,陈根旺在上梓坑平田掩护群众撤退时被捕牺牲,黄梓坑老百姓的房屋也被国民党反动派烧光了。大娘咬着牙没有流泪,她紧紧地抱着小儿子陈根才说:“你大哥走的是革命路,他死得光荣,你要接革命的班,家仇国恨,我们一定要报!”  

  1934年12月方志敏率领红军抗日先遣队转战黟县来下梓坑宿营时,她在中共黄梓坑党支部书记詹德和同志的帮忙下,带着小儿子陈根才到下梓坑找到方志敏主席,要求参加红军。在她的影响下,上下梓坑、石灰坑也有许多青年要求参加红军。方志敏主席在下梓坑《敦伦堂》祠堂里召开群众大会发表演说,表扬陈大娘送子当红军是正义之举。红军抗日先遣队还在下梓坑祠堂、水口关帝庙墙上书写了《杀敌去》等抗日宣传标语,鼓励群众参军、参战。  

  小儿子陈根才参加红军北上抗日去了。她和他的两个儿媳妇在山林里刨荒种苞芦度日。他们在望红台旁搭了一个山棚,守护着望红台。因为大娘的大儿子在望红台上站过岗,小儿子跟随红军从望红台的路上北上抗日。她们思念亲人,期盼着红军胜利归来。夜里,他们婆媳三人望着夜空,敲着竹梆子,哼着《望红台》的红军歌谣:  

  高高的山上哎,有一个望红台,红军当年打白狗,百姓乐开怀。高高的山上哎,有一个望红台,红军北上驱日寇,妈妈等你回。高高的山上哎,有一个望红台,台上杜鹃映山红,胜利的花儿开。  

  《望红台》歌谣的旋律很优美,《望红台》上望红军的故事很动人。 

    

  烽火少年李来枝  人小志大杀敌去  

  在黟县革命烈士名录中有一位红军小战士李来枝,他牺牲时年仅14岁,正是豆蔻年华。他引敌让大部队转移的英雄事迹铭刻在黟县人民心中。 

  李来枝1921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的家里,他家很穷,穷得没有一分水田。父母亲只有给地主老财打长工,他十岁那年父母先后去世,他只有给地主老财放牛,过着衣不遮体,饭不饱肚的生活。 

  1934年春天,红色的革命火种点燃了柯村大地。8月21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柯村人民进行了柯村暴动,推翻了柯村地区的国民党基层政权,建立了红色的柯村苏维埃政权。他们打土豪、斗地主分田地,农民喜气洋洋,当家作主,做了主人。李来枝参加了农民团,他在农民团里积极学习政治、文化和军事,他聪颖、记性好,凡学过的知识,都能过目不忘,他懂得许多革命道理。那时,柯村地区许多青年农民积极报名参加红军游击队,他感到红军游击队是一支革命队伍,当红军最光荣。当时他年龄小,没有被批准参加红军游击队,他不服气。 

  1934年12月18日,方志敏率领抗日先遣队进入柯村苏区,进行为期三天的休整。抗日先遣队在柯村受到群众热烈拥护和欢迎。方志敏在柯村召开群众大会,发表演讲,号召人民参军参战“为争取北上抗日的最后胜利,造就千百万铁的红军”。这下李来枝可来劲了。方志敏讲话以后,李来枝约集贫农团的青年来到柯村祠堂要求参加红军。负责接待登记的红军同志见李来枝年龄小没有将他登记在册,他可着急了,苦苦向红军同志请求说:“批准我参军吧,我的爸妈都去世了,我没有亲人,红军就是我的亲人。我没有家,红军部队就是我的家。你们别看我年龄小,我人小志气高。”站在登记旁边一位身着军大衣,头戴八角帽的红军首长问李来枝:“小同志,你为什么要参加红军?”他马上回答:“驱日寇,杀敌人,拯救民族危亡,解放全国老百姓。”“当红军要战斗,随时都会有牺牲。”“不怕!紧握钢枪任他风暴,这是方首长说的。”这位首长高兴地摸着李来枝头说:“小同志,我批准你参加红军。”李来枝抬头一看这位首长就是群众大会上发表演说的方志敏同志。李来枝十分高兴地向首长行了军礼说:“报告首长,李来枝前来报到。”李来枝被编入红军独立团任勤务员,跟随在首长身边。 

  方志敏率领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转战黟县时,他工作很积极,部队每到一个地方,他帮忙安排首长住宿,参加访贫问苦,张贴宣传标语,宣传抗日。1935年5月先遣队来宏村镇下梓坑宿营时,他跟随首长视察民情,看到村中老百姓拥护红军的场面他心里很高兴。当他看到村民黄转男和吴月好用手推磨给部队碾米时,他跟首长说:“用手推磨碾米很辛苦,我去帮忙。”说着,就帮忙他们一道推磨碾米。 

  在下梓坑宿营的第二天上午,先遣队遭到敌人突然袭击。敌人以为红军在此宿营,居高临下在下梓坑虎形岭头架机枪对下梓坑五房厅祠堂大门扫射。情况很紧急,首长紧急召开会议研究突围。李来枝在首长旁边说“我人小,目标小,我到下梓坑水口对敌人开枪,把敌人注意力转移到下梓坑水口,大部队从河滩,背着子弹向上转移。”这时赶来接应红军突围的中共黟县县委际村地下党组织负责同志,外号叫“江西裁缝”同志说:“这位小同志的办法很好,我们和他一起到下梓口水口转移敌人目标。”当即会议决定独立团派一班掩护李来枝和江西裁缝到下梓水口阻击敌人,大部队迅速走河滩水路转移。 

  在突围中,李来枝中弹倒在地上,班长背起李来枝指挥突围。李来枝伏在班长背上说:“班长,我不行了,你带着同志们突围,跟上大部队。”班长说:“同志坚持!坚持!红军一定会胜利!”班长又说:“同志坚持住,红军大部队已经转移到黄梓坑西坞,我们胜利了!”知道大部队已经安全转移,李来枝面带微笑闭上了双眼。 (樊成柱)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