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文化徽州 > 正文

祁门字豆糖:“咬文嚼字”里品徽州味道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8-01-09

  隔了几道门便闻到了大锅里的麦芽糖香,腾腾缭绕的热气里,64岁的字豆糖非遗传承人金惠民眼神专注,搅动着特制的大锅铲,时不时舀起一勺看看稠度,又时不时旋转电锅火候按钮开关。

  祁门金字牌方向,路边,徽祥里食品厂。穿过两道门,是一间灯火通明的厂房。长长的操作台两边,几位中年妇女带着食品卫生帽、手套,偶有说笑,但大部分时间神情专注地工作着。只见她们眼明手快,正在快速捡装面前的食品糕点。

  再往里走,穿过另一道门,便是金惠民所在的加工坊。大锅里飘着香气,细腻的豆粉、黑芝麻粉早已备好放在一边。金惠民舀起勺子往下倒,黏稠的麦芽糖浆像一道褐色的小瀑布垂挂。眼看熬得差不多了,金惠民用两根筷子蘸了一点,慢慢拉开,不破不掉,糖浆像是一片透明的镜子。“刚刚好。”金惠民声音并不大,候在一旁的两位徒弟见状,立马行动起来。金惠民将糖浆舀进豆粉和芝麻粉盆里,徒弟们便开始各自搅拌起来。

  “小时候祁门农村里过年,家家户户都是自己做糖、糕点,为了表达对生活的美好祝愿,还用不同颜色的芝麻粉、豆粉拼出‘旺’‘福’‘囍’这些字。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经济的发展,很多人都是在外面买年礼了,慢慢的很多传统的糕点加工都很少再见到了。”金惠民边介绍边停下了手中的活,“我从小就跟着他们一起做,16岁的时候开始做字豆糖,到现在已经40多年了。”

  说话间,豆粉、芝麻粉都拌好了。为了欢庆2018新年到来,这一锅要做的便是“2018”字样。与徒弟们低声用方言交流后,一会儿,金惠民就开始动起手来。

  “其实最难的就是拼字这块。因为在做之前,脑海中就要把字拆开,然后一笔一划全部反着拼兑起来。而且对于有撇有捺的笔画是很难做的,刚刚师傅是想做一个阿拉伯数字的2018。”见师傅忙着做事,金惠民的大徒弟、徽祥里食品厂负责人汪镇华向记者介绍到,目前祁门会做字豆糖的人不多了,而金惠民是刚刚申报下来的全市唯一一个字豆糖非遗传承人。

  汪镇华告诉记者,作为一名80后,随着年龄增长愈发怀旧,儿时的味道、物件都能勾起心底甜蜜美好的回忆。眼看着字豆糖的传统技艺濒临消失,他希望能做些什么。2014年,徽祥里食品加工厂创办起来,汪镇华几经打听才从村子里请来了金惠民,为了能让师傅安心踏实做事,汪镇华还请来了金惠民的老伴,两人一起在厂里吃住。“做字豆糖第一年,亏了20多万元。”虽然出师不利,但希望能让这份传统徽州味道延续下去,汪镇华选择了坚持,加之这些年国家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开启了字豆糖新生命的大门,通过宣传,字豆糖这枚可食可赏的小糕点日渐进入公众视野,并愈来愈热。“去年一年我们光字豆糖的年销售额达到了60多万元。”话语间,汪镇华信心满满。

  说话的当空,那边的字豆糖也完成了拼字,开始了压实、拉伸程序。只见,案板上的一团慢慢变窄、变长,再变窄、变长,十几个回合下来,呈现在案板上的,是细细的长条。

  “咔擦、咔擦,”随着切刀与糖条的摩擦,一片片嵌着“2018”字样的方形小糖块出来了,精致有趣。尝一片,豆粉与芝麻的糯腻萦绕在唇齿之间,满口香甜,回味无限。 (汪嫒 文/摄  来源:黄山晨刊)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