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文化徽州 > 正文

闪里老街:何处忆曾经的繁华?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7-11-10

  闪里老街约有200年历史,依山傍水,文闪河绕街而过。旧时,因陆路交通闭塞,文闪河曾是闪里与外界联系的主要通道,闪里老街成为祁西重要商埠码头。

  A

  鼎盛一时 名噪四方

  闪里镇位于祁门县西部,毗邻江西,是安徽省的“南大门”,黄山市的“西窗口”。闪里古称仙仁里,乃梅姓、吴姓、金姓居住之地。过去很繁荣,清末最鼎盛,当时叫外桃源,故闪里亦称桃源外村。仙仁里后称三溪镇,清末至明国初年,称闪上,民国二十三年后,改称闪里。

  闪里街闻名于清代,由于祁门红茶一举获得巴拿马金奖,闪里街便成了“茶市”,分上中下三街,大部分是陈氏经营店铺。

  远在唐代,闪里就以它品质优异的茶叶而名载文册,并以诗歌的形式,被文豪所讴歌,为世人所传唱。自1875年创制以来,祁门红茶便因为它特有的香气在国际上享有盛誉。近代,闪里又以它的红茶品质,在世界饮品贸易史上,划下了浓重的一笔。1915年,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祁门红茶就荣获大奖章和金质奖章,从而蜚声中外,畅销英国、美国、德国、法国、丹麦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成就祁红百年传奇。

  红茶的创制和金奖的获得,为饱受连年战乱之苦的祁门茶农,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自此,当地红茶庄号再次激增,祁西各村茶号达八十余家,涌现大批茶商。当时在祁西民间流行“西制红茶东制绿,南北制茶随大流”的谚语,反映了当时祁西各茶号主要加工红茶的生产历史。抗战时期,长江封锁,陆路破坏。为保障供应,茶商成立盐业公卖店,石台、贵池、东至、婺源、浮梁、景德镇等地客商,纷至沓来。斯时闪里,可谓商品充沛,名噪四方。

  闪里陈氏大商巨贾,遍于海内东南。景德镇有陈家巷一条街,河东河西360余家店铺为桃源人所开。东至有乌鸦飞越不过的千亩良田,均为桃源陈氏的产业。崇祯年间(1628—1644),闪里陈姓商人在景德镇经营瓷厂,获得毛制瓷经验,在祁西大北埠一带开采瓷土。巨商官宦除按族规缴纳钱粮外,每年六、七、八月青黄不接季节,在水口廊桥施斋,救济贫困、逃荒、流浪人员;每月初二、十六日,祠会在廊桥发给周边孤老残疾人员钱粮以作半月生活费用。自红茶开创后,14家茶号庄主,为慈善事业所作贡献尤为巨大。

  B

  风华逝去 留下回忆

  秋末冬初,大地斑斓。走进闪里老街,仿若时空的穿越,与喧闹的新街相邻的老街,人烟稀少,风光不再。

  “从这里走,这里就是老街的入口。”11月3日上午,当地村民陈敦和老先生带领大家,从村里的晒场开始,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说,以他童年的记忆和他对老街的了解,追忆闪里老街曾经的模样。

  陈敦和曾当过十年的民办教师,熟知当地文化,是闪里的乡贤,被誉为活地图。“今闪里镇所在的铜锣湾,距江西浮梁界仅3公里。闪里在祁门建县前,辖属浮梁。白居易有诗云,“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日浮梁买茶去”。诗中所指的浮梁就是包括闪里在内的祁门西、南路。”他对老街的历史显然很熟悉。

  “以前的闪里老街很繁华,街道两旁有几百家商店,什么都有卖。”陈敦和说:“闪里位于皖赣两省交界处,过去不通路,文山河畔的水码头可以从水路到江西、苏州、上海,闪里老街自然成为当地最繁华的一条街道。

  闪里老街红茶生意兴起,以茶市为主,车水马龙,非常繁华,很多人都坐船从江西等地,来这里做买卖。当时老街上的茶号有14家,如忠信昌、恒信昌、怡丰、同德祥、裕国、恒馨祥等,除此之外,大街小巷还有许多糕饼店,如芝麻糖、花生糖、黄豆糖、谷花糖等,有些至今仍享有盛誉。

  陈敦和告诉记者,由于商业繁荣、交通便利,闪里街人丁兴旺,生意兴隆,成为乡人购物、商转之要地,应运而生的大小旅馆有十几家,还有养马房和轿行。

  在闪里老街,不得不提祁红的创始人之一的陈光楷。陈光楷的老宅就在这里,看上去还好,只不过曾经经营的茶厂已经拆掉。87岁的陈光楷后人汪仙梅在闪里老街生活了一辈子,见证了闪里老街的兴衰。她说:“老街过去很热闹,人多,店多。”汪仙梅说,后来连年发生洪灾,大部分村民搬走了。加上有了新街,老街人气锐减。

  踏着溜光而斑驳的石板路,听着陈敦和的讲述,一种萧瑟感顿然而生。

  “由于当地水土环境变迁,地势低洼,闪里老街不断受到洪水侵扰。1980年的一场大洪水,就让闪里老街毁之大半。”陈敦和回忆道,“那一年的大洪水冲走了很多房屋,当时水流湍急,很多村民爬到了树上逃命。之后很多商人就把店铺搬走了。”

  一场特大洪水的肆虐,使得本已萧条的闪里老街更是陷入不堪,这条有两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基本上面貌全非,如今更是风华逝去。时至今日,闪里后人因躲避洪水而陆续迁走,水灾之后,商业中心逐渐由老街向新街转移,闪里老街逐渐滑落进历史的长河中。

  C

  曾经存在 如今何去

  闪里老街的衰败是时代发展的一个缩影。曾经,它依托天然的水路优势,商贾如云、铺面林立、贸易兴隆。然而,随着公路的打通、水患频繁,老街的作用日趋下降,就像一位弱不禁风的老者,没了气力,容光不在。

  走访中,陈敦和多次提起,希望政府能够重视这条老街,保护这条老街,抢救这里的文化,不要让闪里曾经的文脉在这里断掉。

  “闪里老街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承载着祁门红茶兴起的历史信息,保护老街,就是保护红茶,就是保护闪里的文化。”陈敦和说:“现在镇上的马路过于拥挤,可结合美丽乡村建设,把老街和新街融合起来打造,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保护闪里老街可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

  闪里镇党委书记许建华告诉记者:“由于闪里老街地势较低,每年梅雨季节都会涨水,老街易淹易涝,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村民纷纷从老街上搬出。今天的老街只剩下旧址还在。曾经,2008年的时候,申请过老街保护包括修建环城路的规划,但由于这里已经在2002年就被列为国家基本农田保护区,加上修缮资金较大,因此关于闪里老街的保护话题无法破题。”

  许建华说:“虽说闪里老街的保护工程量大、资金需求大,非常难,但从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对文化尊重的情怀来看,即便恢复不了,哪怕就这样子放着不破坏,或是另一种保护。”他说:“目前县水利局正在对老街边的水坝项目进行治理规划,镇里也在积极争取。先把河道治好,再考虑老街的保护问题,一步步来,保护的步子小一点,但比不走还是要好一些。” (汪悦 程向阳 文/摄)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