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文化徽州 > 正文

芦溪老街:难觅曾经风光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7-11-03

  

 古渡遗迹

  芦溪街地处祁门县南端,扼皖赣之咽喉,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历来为芦溪乡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阊江河、沥水河和查溪河等主要河流在境内汇合。在交通落后、水运发达的年代,芦溪街得地利、天时、人和之优,曾是一个百业兴旺的商贸集镇。

  A

  重要的物资集散地

  芦溪村位于阊江与查湾河的交汇处,优良的水埠码头给旧时缺田少地的芦溪村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祁门的瓷土、窑柴、茶叶、木材在这里顺流而下到景德镇,到鄱阳湖、到长江……外面的食盐、大米、布匹、瓷器又源源不断地载入祁门。

  晚清及民国之初,芦溪街之繁华堪与祁门县三里街、休宁县万安街、黟县渔亭街等集镇名街相媲美。芦溪街自芦溪村口关帝庙至深洞洼的地母庙,绵亘曲折约300米,均为依山背水的街道,有杂货店、广货店、茶号、渔业公司等各类商铺30余种,计100多间,古称的三十六行、七十二样在芦溪街大部皆有。

  芦溪此地主要生产有“三茶”(红茶、安茶、绿茶)、竹、木、桐油、茶油等。堆积如山的窑柴,日夜不断地运往景德镇。加工业以舂米为主,当年景德镇加工之米为砻米,仅去稻壳,粗糙难食,故大量运来芦溪,再加工成精米,有水碓多家,日夜舂米不息,成品运往景德镇、祁门,每年吞吐量可观。

  水运业是当时芦溪街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街口“凤凰池”水域广阔,可停泊帆船及竹簰一百余艘。公路、铁路未兴之时,芦溪街得阊江之便、地利之优,成为入赣的转折港口,村中艄公百余人,加之江西及本省周边等县的外来帆船、竹簰,每日通航量竟达百乘,足见当年往来之频繁。

  由于地处进入江西之要冲,芦溪不但水运发达,陆路运输也颇繁忙。起早(步行)的挑夫、苦力、行商、赶骡马的驮夫均在此打尖、歇息,每逢春节、清明之际,徽州各县在江西等地谋生的远方游子,返乡省亲、扫墓须经芦溪街中转。商贸既然发达,经营各行各业的就不仅是芦溪人,当年有闽、赣商人,手工业制造者来芦溪觅取商机,设店赚钱或制造手工艺品出售,与外界的沟通,使芦溪街更加繁盛。

  清末及民国之初,芦溪街街口临河设有古戏台,俗称万年台,占地150多平方米,造型古朴典雅,飞檐翘角,庄重中透着秀逸,梁柱之间的雀替均为精致的木雕,为典型的徽派风格。楼台分前、后两部分,后部是化妆室,雕花矮窗,前部是戏台,台下开阔平坦,可容纳数千人。不仅芦溪本地和附近倒湖、奇口、奇岭、溶口、兴田、查湾等百姓常成群结队来看戏,就连江上撑船的、路上挑担的也纷纷弃船卸肩前往捧场喝彩,不少人更是借机走亲访友、挑担卖货、打把卖艺,整个街面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B

  繁华热闹已成过去

  行走在秋阳下的芦溪村,风景秀丽、景色怡人,像是走进一片世外桃源。整个村庄依山傍水,环境恬静优雅,竹排、木船、青山、绿水构成一幅独特的乡间田园风光。芦溪村口,荷池漾漾,虽枯的荷叶与临塘而建的徽派建筑完美融合,诗情画意。

  眼中的芦溪已是回归一方平静。我们花费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找”到芦溪街。岁月蹉跎,即便是当地人都已经很难辨别老街的踪迹。“芦溪街就是在这里。”在村中一个很不起眼的入口,村民汪斌带着记者来到传说中的芦溪老街。踩着被杂草淹没的旧石板路,老街呈现在眼前,它只剩下几栋破房子,巷道内杂草丛生,有半人高,每往前走一步都很艰难。很显然,这曾经的繁华已成废墟,仅有的几栋残破的老宅在这片土地上顽强地坚守着。

  汪斌家的老屋位于老街上,但今年不到50岁的他并没有亲眼见过老街的繁华景象,对于老街的记忆基本来自父亲以前的讲述。“我都是听我父亲说的,我没有看到过。”汪斌说,父亲见证过芦溪老街的繁华和衰落。他听父亲说,原来芦溪老街很繁华,一路过去都是店铺,这条街上原来有糕饼店、米店、布店等,连药店就开了三家,分别是同德堂、培德堂、怀德堂。街口还设有大戏台,几乎天天都唱戏。“像我们小的时候,老街两边都很热闹,虽然店铺都已经拆掉建老房子了,但那时候还是很热闹。”汪斌说,后来村民都盖了新房,老街的店铺基本都拆掉了,有几幢老房子遗留在那,风吹雨淋,已经残破不堪。如今,汪斌依旧经营着从祖上传下来的怀德堂药店,“到我这是第三代,刚刚从村里搬到乡政府对面了。”

  上世纪90年代连续山洪暴发,芦溪老街一时成为泽国,芦溪街昔日繁华的街道,屋拆、人离,风光不再。汪斌说,由于水患严重,老街所在的位置已经很少有村民居住。2017年6月25日,芦溪乡经历了一场洪灾,水涨到接近两层楼的高度,村民们便在房子上曾涨水的地方画一条红色标记,以示提醒。“这里地势偏低,年年都发大水,没办法村民就搬走了,有的搬到乡政府那边。”汪斌说。

  老街对面,芦溪古渡出现在记者面前。芦溪古渡古时是芦溪乡最繁华的码头和港口,至今“祥大”码头还保存完好,古渡身影依稀可见。沿着古石板路,记者走上古码头。汪斌说,古时,芦溪对外交通以水路为主。听说原来阊江河里全部停的都是船,每天有上百只船来往,运粮食、茶叶、木材等物品。

  祁门县江南春茶厂厂长汪升平原来住在老街附近,在他的记忆里,20世纪50年代初,老街还是很繁华的。“我小时候见过这些店铺,老街两边都有店,米店、杂货店、茶叶店、布店等,少说也有几十家店。”

  C

  古街古渡亟待保护

  2016年11月,芦溪村被住房城乡建设部等部门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公示名单,拟列入2018年中央财政支持范围的中国传统村落名单。中央财政按平均每村300万元的标准提供补助资金支持中国传统村落保护。资金补助主要用于传统建筑和历史遗迹保护性修缮、建筑防灾减灾、环境综合整治以及污水垃圾等基础设施和公用设施建设,整体保护和改善传统村落的历史遗存和人居环境。

  “去年我们村评上了传统古村落,明年将有300万资金落实。”芦溪村副村长汪友新说。对于古码头和古街的修复,汪友新很支持。“芦溪街和芦溪古渡已经荒了很久,如果能修复,对当地旅游发展大有好处。”汪友新说,全村2000多名村民,90%的年轻人都出门打工了,常住村民只有一半,如果旅游发展了,村民就愿意待在家乡发展。希望芦溪街和芦溪古渡能得到有效保护,这是芦溪的历史文化,是芦溪的宝。

  汪斌呼吁政府应该修复芦溪街和芦溪古渡,他说,这是祖上留下里的,不能荒废。如果想搞旅游,游船就要在老码头这里停靠,要进行古迹的抢救性保护。

  汪升平则认为,古街和古渡恢复也要考虑实际情况。“现在容易发大水,老街恢复意义不大,交通方便了,货源也丰富了,不需要这样一个集中的商贸的地方,主要还是地理环境影响,发洪水次数频繁不太适宜重新恢复老街。”他认为,古码头对芦溪今后的发展大有裨益,还是要把它恢复起来,保护好,维护好。

  据芦溪乡党委委员方雯介绍,县水利局的大北水治理工程,芦溪古渡是否纳入治理范围还未定。方雯说,若今后有项目资金,当会及时申请对芦溪古渡的保护。 (汪悦 吴玉莲 程向阳 文/摄)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