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文化徽州 > 正文

“徽州教育村”里的教师世家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7-09-07

   

 叶宗周夫妇和孙辈

  十户之村,不废诵读。尊师重教,是徽州文化兴盛的重要原因。在徽州区西溪南镇竦塘,一个常住人口仅200余人的郑村就出了四五十位教师,可见村人对教育有着特殊的情结。叶宗周一家便是这个“徽州教育村”里教师世家的典型代表。

  A

  祖辈办私塾,教育传家

  叶宗周的父亲出生于徽商家庭,家境优越,青年时留学德国,专攻耳鼻喉科,回国后在上海外资医院当医生。其母出身徽州名门,是已故黄山学院教授、著名书画家黄澍先生的二姐。

  “我奶奶的父亲黄子良是徽州著名书法家、鉴赏家和收藏家,所办私塾在徽州颇具盛名。据《春风时雨:黄澍传》记载,陶行知的父亲曾把‘和尚’(陶行知的小名)送到黄子良私塾求学,因学生已满,黄子良便推荐‘和尚’到附近吴家蒙馆(即休宁万安的吴尔宽私塾)学习。奶奶年轻时跟随爷爷在上海当妇产科大夫,后爷爷得肺结核回村疗养,英年早逝。留下五个子女,父亲是长子,当时14岁,小姑姑才2岁,奶奶独自支撑一个大家庭,对父亲要求很严。爷爷去世后,奶奶不准父亲坐椅子,说‘你不再有靠,必须自立自强’,自强不息成为父亲一生的座右铭。”叶宗周的小女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叶裕民回忆说。

  父母学识渊博,使得叶宗周从小得到当地最好的启蒙教育。他少儿时就读于万安小学,11岁到江西九江学画,3年学徒出师,不幸其父去世,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母亲坚持送叶宗周继续在休宁中学读书直至高中毕业。因才华出众,叶宗周18岁高中毕业即被聘为万安小学教师,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

  B

  一家九教师,三代从教

  “从我父亲叶宗周算起,我家三代人从郑村走出9个老师。我爸爸叶宗周、妈妈金士英、叔叔叶宗玉、婶婶江清花、大姑姑叶宗铉、小姑姑叶婉筠、大哥叶克寒、侄女叶胜兰,还有我自己,都是老师。小哥哥叶裕安是学校职工,一生服务于教学工作。如果以家族来算的话,自我太姥爷(奶奶的父亲)办私塾算起,我舅公、舅舅、舅妈、姨和姨夫、姑父、姑妈,还有表姐、表兄,全家加起来有20多个老师,涵盖了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大学,从保育员到博士生导师的几乎所有教育层级。”叶裕民不无自豪地说。

  1946年郑源小学成立,叶宗周应叶锡纯校长邀请回村当教师,并作为副校长辅助学校管理工作。1949年老校长叶锡纯因故离职,叶宗周接任第二任校长。之后又先后担任东山小学校长、竦塘小学校长,1964年调到西溪南中心小学任教,并负责食堂管理工作,直至退休。退休后,又先后被万安中学和长林小学聘用,直至1989年才因身体原因真正返乡安度晚年。

  叶宗周一生从严执教,正直、敬业。他长期担任毕业班的数学课教师,教课生动而富有启发性,再调皮的学生在他的班里都变得喜欢数学,深受家长信赖。他喜欢每个学生,也对所有学生要求严格,如果发现学生学习不认真,会不客气地给学生“爆栗子”。叶裕民至今还记得她跟随父亲在西溪南小学读五年级时,班上有个同学吃了“爆栗子”,哭着回家向父母告状,父母问“谁打的?”“叶老师。”“叶老师打的,肯定是你上课不认真,该打!”

  C

  亲友长相忆,厚德育人

  退休前为安徽中医药大学副教授,同时是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主任医生的叶婉筠是叶宗周的小妹,在她的记忆里,大哥当郑源小学校长时,是郑源小学快速发展的时期。“当时我正好在这里上学。郑源小学不仅教学质量好,而且书法、音乐、体育、文艺课程丰富,课外活动特别多,郑源小学的腰鼓队远近闻名,深受家长欢迎。当时,附近的梧竺源、横山等村庄的孩子都愿意到郑源小学上学。”她印象最深的就是迎接解放军的故事。

  前一天得知消息,第二天解放军就要进村,刚当校长的大哥立即组织全校师生和部分村民连夜替换标语,一直忙到天亮。解放军进村时,全村从头到尾都换上了崭新的欢迎标语,这在其他村庄是没有的。叶宗周的政治觉悟还表现在对子女的教育上,叶裕民记得她刚上大学时想家,父亲信里写到“你是上大学,党为你安排了很好的学习环境,为你们提供了美好的前途,经济困难又安排了助学金,老师爱护,同学互相关心,这一切胜似家庭万倍。所以希望你安心学习,练一手过硬本领,为党为祖国贡献力量,以报答党和国家对你的栽培,我们也就万分高兴。”

  叶宗周无私奉献,厚德育人。他的大儿子叶克寒回忆说,父亲在竦塘当校长期间,正值国家经济困难,他带领师生开荒种地,养猪养羊,种植蔬菜瓜果。记得那时学校高年级学生实行“四集体”制度,即集体学习、集体劳动、集体吃饭、集体住宿。叶宗周在男生宿舍里隔了一角,作为自己的宿舍,与师生同甘共苦。学校勤工俭学为三年困难时期的师生解决了部分温饱问题,得到了教育局的表彰。

  叶宗周才华横溢,性格豪爽。他教学40余年,把业余时间大多奉献给学校和乡邻,他管食堂、画墙板、刷标语、搞文艺宣传,样样精通,并乐在其中。原西溪南小学校长、75岁的刘行舟现在回忆起叶宗周当时协助她管理食堂和校务的情况时,赞赏、敬佩之情仍溢于言表,“学校十几个老师,没有专职食堂管理员,谁都不愿意兼管食堂,是他义务承担了一切。那时没有饭票,全校老师吃多少全凭他记账。特别是当时许多学生有的拿米来搭伙,有的直接自带午饭,他每天为搭伙的学生记账,学生一下交几斤米给食堂,一顿饭三四两,他都要一一记录下来,十几年如一日,从无差错。对于那些自带干粮的学生,每天第三节课下课时,他总是帮学生把饭菜放到灶炉里或者蒸锅里加热,放学前10分钟,再把热饭菜拿出来放在灶台上等学生来拿,以免学生烫着。”家长们都对叶老师满怀感激。刘行舟眼中的叶宗周特别有公德心,“他字写得好又会刻钢板,一到考试,全校刻钢板、印考卷都是他的事;一到开大会,布置会场、写板报、写年终总结,也都是他的事。不管是学校的事,食堂的事,还是家里的事,叶老师从不讲困难。我作为校长,他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和帮助。”

  不仅在学校如此,周末节假日回到村里他也是如此。常年为乡邻写喜帖、撰挽联、画门楼,每逢春节他更是忙于为百姓写春联。因父母学医的缘故,叶宗周也略通医道,家里总是备有常用药供乡邻们使用,帮人打针换药也是常有的事。几十年如一日,他从不推托,且一生从未要过别人一分钱酬劳。

  D

  不了教育情,薪火相传

  叶宗周是子女心目中的人生第一导师。“父亲对我们要求十分严格,并想尽一切办法让子女受到良好的教育。“1977年9月,我刚上高中不久,西溪南中学停办高中,高一年级两个班80余人全部解散回乡。父亲为了给我争取继续学习的机会,每逢周末便骑自行车带着我求学,遍访休宁、歙县、屯溪所有可能接受我上高中的学校,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受尽冷遇,从不灰心。直到1978年10月,在舅公黄澍的帮助下,我终于在岩寺中学跟读高二。次年7月,不负父亲期待,考上中国人民大学计划统计系生产布局专业。后来了解到,我们被解散的高中班,只有我一个人考上了大学,没有父亲的忍耐和坚持,就没有我的今天。”跟随父亲一年多的求学经历,让叶裕民感受到父亲坚韧不拔、大气忍让、谦和包容、自强不息的品质,令她受用终生。

  受叶宗周的影响,子女孙辈也都相继投身于教育事业。大儿子叶克寒是1966年“老三届”高中毕业生,学习成绩优异,初中、高中全部免考。当年伦川村小学规模小,一个教室4个班一起教,教学难度大,孩子淘气,一连气走几个老师,学校几乎办不下去。1969年叶克寒被请去,发明了“最简便的方式,在最短时间内,算出最正确的答案”的“三最”教学法。很快,伦川小学的孩子们被他管教上路了。作为民办教师,他在伦川小学一教就是10年,赢得当地群众的尊重和爱戴。1979年他通过考试转为公办教师,同年调任竦塘小学教务主任,之后先后任长林小学、西溪南中心小学校长,直至2008年退休。叶克寒工作中荣获过各类嘉奖:徽州区先进作者、徽州区“十佳”校长、徽州区德育教育先进工作者……退休后,他被选为西溪南镇老年协会秘书长,兼任村老年协会秘书长,2015年被又评为安徽省“十佳”五老志愿者。

  小女儿叶裕民一直以父亲为荣,她1986年在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到中国科学院工作5年,1991年3月调回母校开始教师生涯。从教26年的她,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委员副秘书长、公共管理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城乡发展与规划专业学术带头人,曾获教育部21世纪优秀人才奖、中国人民大学十大教学标兵、北京市师德先进个人和北京市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我母亲今年95岁,和我生活在北京。老太太精神很好,和她当过老师有关系,她读了很多书,特别达观睿智,勤劳善良,心态平和。”远在北京的叶裕民给记者发来其母的近照,照片上的老太太一袭红衣,笑得很开心,满脸的幸福和满足。

  叶宗周的孙女叶胜兰是“70后”,酷爱幼儿教育工作,目前在西溪南中心学校工作。她中学毕业后当过代课老师,后来考了保育员证,从事幼儿教育事业。收入不高,曾有多次机会转行,但她热爱教育,喜欢孩子,一直醉心于孩子的培养教育,受到家长和校领导的普遍好评。2012年她当选为西溪南镇党代表,成为家中的骄傲。

  叶宗周一家三代从教,深受附近乡邻的尊敬,从事教育事业是他们几代人不悔的选择。在叶胜兰看来,读书、当老师是家族里的传统,长辈的教育对她们是潜移默化的,村里人都把当教师作为一件骄傲的事,能够给不同的人教授知识,助他们成才,是一件让人自豪的事情。薪火相传,矢志育人,不仅仅叶宗周一家,“教育村”里一代又一代的老师们,用热情和生命诠释着“传道、授业、解惑”的职业真谛,他们在教学工作岗位上刻苦钻研,勤勤恳恳,为教育事业默默奉献着,无怨无悔。照片由叶裕民、叶胜兰提供。(舒 俊 来源:黄山晨刊)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