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文化徽州 > 正文

商山老街:一江春水向东流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7-09-01

   

 

 商山汪氏老宅中破四旧标语

  “歙县两溪南,抵不上休宁一商山”。这句流传已久的民间俗语在今天来看,是要遭人反驳的,也确有夸大其词之嫌,但历史上的商山,曾经有过的辉煌确是真真切切的。

  A

  曾经风光无限好

  商山,明清时期隶属山斗乡二十二都、二十三都,民主时期传单内有商山乡、黄芳乡等,属于第二区和第三区。建国后,1952年恢复乡镇制,境域内的商山乡、雁塘乡、浯田乡属于五城区;洪里乡、黄村乡隶属于陈霞区。1953年陈霞区撤销,洪里与黄村两乡又并入五城区。1983年4月,恢复乡镇制,设洪里乡、东州乡、商山乡仍属五城区;1992年撤区并乡;2004年撤乡并镇,商山乡和洪里乡合并设立新的商山乡,2010年3月改为建制镇。全镇辖15个行政村,人口23000余。

  史实记载来看,商山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明清时期,作为重要的水运商埠为徽商的兴盛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徽文化熏陶下,这里名人志士辈出。如明嘉靖进士黄福、清康熙文科状元戴有祺、清代著名唯物主义思想家和科学家戴震及近现代旅外数名仕人。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孙起孟老先生、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象的家乡就在商山。

  明清时代,商山就富甲一方,是徽州著名的商贾之乡之一,有休宁“城南第一村”之称。史上还有传说“歙县两溪南,抵不上商山一茅房”。故事来历是商山有一女子嫁到歙县溪南,歙人鄙视商山人缺少内涵。不想如厕之后改变了看法。该歙人入门如厕,便门打开,蹲下,手纸递来,站起,清水冲洗,离开,自动关门,商山这一高级茅房让歙人深深折服,也就有了史上留下的那句至今让歙县人不服的名谚。

  商山名胜古迹众多,桥、塔、庙、祠、楼、厅、殿、水口林等,是徽州古代建筑集大成村;休婺古道上的还金亭,默立千载,娓娓地述说着路不拾遗的佳话,千年传唱不绝。

  商山文气馥郁,文星璀璨,地灵人杰。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健步走出了清朝状元戴有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孙起孟、原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主任吴象等古今风流人物。一代宗师戴震就长眠于此。

  商山老街,北起泰和桥,南至上门村头,主街一条,分上中下街,主街长500米,巷弄几十条,长约500米,过去有商铺几十家,涵盖米、布、铁、农、食、药等店家。

  B

  光环不再遗存多

  西出屯溪,沿新屯五公路前行10华里,转至老屯五公路瑶溪,过商山大桥,经雁塘村约5分钟后到泰和桥,商山老街就在眼前。

  74岁的周秉惠穿着一件白背心,已经在一家老乡政府附近的一家超市里等着。看我们来,热情招呼一番后,径直带我们“逛”街。

  周秉惠的父亲曾在上海报馆当过编辑,后在休宁当过老师,文革时受到过冲击被打右派,因此周秉惠虽然初中毕业,却选择了“修地球”做贫下中农,不过,他对商山老街却有儿时的记忆。

  说是逛街,却觉得商山的街真没什么好逛的,一条约四五米宽的水泥路面,两或三层的新楼矗立,典型的乡下街。店铺不少,菜铺、理发店、超市、银行、豆腐店、裁缝店、布店等一应俱全,但过于“现代化”的老街已然让我们觉着老街的陌生。

  说是逛街,其实是看老房子和老构建。正街上已然没有了老街的踪影,偶有几幢不起眼的老房呈现眼前,却破落不堪,从构建看也多是民国年间的普通建筑。倒是拐进一条后街,清一色的红麻石板路清晰如昨。周秉惠说:“自记事时起至今,商山街已今非昔比,除了仅有的几幢老屋,只有这条后街的石板是昨天的商山留下的,虽然因为塌损和辗压进行过更换,但多部分仍是过去的石料。其它的古祠、古庙、古厅、古楼、古牌坊、古楼,包括古街等,已经毁于上世纪‘破四旧’的不堪年代。”

  在上街,周秉惠带我们走进汪氏老宅。只见老宅的左侧偏房已经拆除,据说是要建新房。老宅内,住着数户人家,83岁的汪其昌是其中一位。他说:“房子是土改时分得的,住了60多年。房子应该是明清时期的,前人讲有近200年历史,房子分四进,横梁粗大,材料名贵(白果树),房檐雕梁画栋,门口有抱狮,不是一般人家所能建。只是由于年代久远,疏于维护,房内许多构件因为漏雨湿淋而腐败变烂,实在可惜。”

  “你现在看到的这座老屋,是商山仅存的几幢老房子了。房子的主人姓郎,其家人已经住到屯溪,老屋一直空着,保存尚好,里边见不着一块石头,全是木质构建,有明暗八仙,门楼上有青砖石雕,石柱是镂空的。”当地村民吴志成告诉记者。

  吴志成今年80岁,说起商山和古街,他思绪万千、滔滔不绝。“我们这里四边高,中间低,过去是一个圆形,像一个大盆,加上这里出的商人和地主多,故曰商山。商山的东市有大片水口林,过了水口林是牌楼,文官来了要在这下轿,武官来了要下马,这样的牌楼商山至少有三个;还有第和坊,云仍第、慎思第,上、中、下丈夫第,相当气派。云仍第有花园假山,俗传家产百万方可登楼饮酒作赋观景弈棋。一年四季,此楼最为热闹。”他说,“商山还曾建过金銮殿,传说那是明代时期,商山有一位京官很孝顺,其母很想进京一睹金銮殿之风采,孝子为遂母愿,花巨资在村口仿造‘金銮殿’,殊不知,此举触犯龙颜,旋被告发。京官闻讯,策马夜归,先于官差赶到商山,在殿名上加了一个寺字,一夜之间,一字之差,金銮殿成了和尚寺,逃避了犯上之罪。”

  吴志成说商山过去还有打更楼,也叫金钱街,是村中大门第一关,外人一般是无法进入。村中最大的祠堂是“九房祠”,这幢坐北朝南的建筑,前后三进,气派非凡,传说是南宋商山进士吴儆所建。东侧的童子殿更为气派,飞檐翘角,顶竖金葫芦,内置佛像无数,殿前有石狮雌雄相对、雄居高台。童子殿今天已不存在,但昔日供奉的上帝、童子和催生娘娘仍记忆深刻。

  吴志成说:“直到解放后,商山尚存三处大夫第,五座大夫坊,两座贞节坊,祠堂数座。可以这么说,商山若是没被破坏,绝对是休宁乃至黄山市的古之大村,以商山的地理位置、建筑规模、文化底蕴,当是黄山市乡村旅游的生力军。”

  C

  历史兴盛 此起彼伏

  眼前的商山老街,和老人们描述的商山老街,以及史料上记载的商山老街,出入很大,商山之古,或一去而不复返。据说,要想知道商山的原貌,现只能在休宁县档案馆看一轴商山全景图了。

  老的商山乡政府成了敬老院,休宁县第一所小学“南先小学”现在是商山小学和幼儿园,吴象曾在此读书,休宁县五城中学也始创于此。

  我们试图知道商山是否有恢复老街的规划,没有得到有效的信息。这里的村民说,改不回来了,毁掉的毁掉,搬迁的搬迁,镇政府也不在商山,商山昔日的样子恐怕只在那些老人的记忆中随风而去。

  时光,如商山之畔的率水,经年不息;河还是那条河,水已经不是原来的水了。山水清秀的商山,人文荟萃的商山,戴震长卧在此,孙起孟故居在此,吴象曾走过的三田桥(泰和桥)在此……只是那个曾经的“风流倜傥”的商山不见了,那个古色古香、繁华兴盛的老街踪迹难觅了。

  商山,一江春水向东流;代之而起的,是一个钢筋混凝土砌起的新商山。是“中国眉茶第一镇!”

  喜乎,福乎,只有脚底下的青石板知道——但是始终保持着沉默! (汪悦 樊成柱 程向阳 文/摄)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