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柴锅饭

作者:沙 曼 来源:黄山日报 时间:2019-11-04

  老房子屋后就是一个小山头,说是山头一点不大,间接竹林,间接树林,还有一些坟头,从进山头到出山头,沿着小路走,快的话,五分钟都要不到,再走过田畈,就到下一个村庄了。

  有山头的话,柴火一定不用愁了。

  一般放假,舅舅家姨家姑家的孩子们都会在一起玩,大人会嫌弃我们,呼啦啦的一大帮,翻箱倒柜太闹腾,然后就打发我们到后屋山头捡柴火,说是捡完柴就烀山芋给我们吃。

  不管是烀山芋,还是烀蚕豆,要捡的都是粗一点的树干,手指粗也行,手腕粗更好,当然引火的茅草、松毛还有枯叶也需要。粗的柴火抱着回家,引火的柴火拿着篮子装回家。

  童年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就是像哈利波特骑扫帚一样骑着竹耙漫山遍野地跑,耙到松毛回家烧锅就很开心,那时候丝毫体会不到辛苦,完全玩来着。

  烧柴锅有好处有坏处,喂柴在我们老家又叫着“捣锅底”,我时常觉得捣锅底多幸福呀,还可以在锅洞里塞橘子、塞山芋烤着吃,等烤得差不多时候再用火钳捡出来,欢天喜地地剥皮吃,也不怕烫手,真是忙里面偷着乐。

  要是冬天烧柴锅,那炭火还可以铲到火桶盆里面去,暖烘烘的,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烧柴锅容易把厨房熏得乌漆麻黑,有时候遇到湿柴火,熏得人眼睛生疼。

  烧柴锅,倘若一个人的话,那么灶上一通忙,灶下一把火,忙得不可开交,若是多了一个人,自然也就热闹起来了。

  锅里水是沸腾的热闹,人声是温暖的热闹。

  小时候,我妈烧饭,我爸就是捣锅底的那个,他们俩都是一边忙活一边唠家常,话题说来说去,要不就是厂里的事,要不就是收成,再就是村里的人。

  有一回厨房屋顶的瓦坏了,漏了很多雨水到锅里,我以为这下可以不用吃饭了,可以泡方便面吃了。在我小时候,能吃到一包泡的方便面就很开心了,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结果我爸还是冒雨把屋顶修好,我妈继续做饭。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家家户户炒菜用天然气,烧饭用电饭煲,也就没有了柴锅饭的乐趣。

  柴锅烧饭等到锅里水沸腾的时候,还可以用水瓢舀一点饮汤(米汤)放在大碗里面喝,我很喜欢饮汤里面的米香,饭前喝一点,身上暖和,心里很舒坦。

  我爸烧菜不行,唯一拿手的就是蒸鸡蛋,反正他总是炫耀自己能用两个鸡蛋蒸出四个的效果,我一直觉得这是烧柴锅的原因。等锅里米饭水还有些许,就把打好的鸡蛋滴几滴酱油连碗一起放在饭头上蒸,等蒸好了,舀一勺子猪油倒进去,那鸡蛋羹嫩嫩滑滑,香香软软,拌饭吃极好。

  除了蒸鸡蛋,柴锅蒸出来的现菜也格外的香,冬天要吃鱼冻子,自然不用蒸,像其他的菜,如肉烧大萝卜,第二餐放在饭头上一蒸,肉香更充实,萝卜更入味。农家柴锅旁边一般都配有汤罐,有时候还没有炒两菜,汤罐里面的水就开了,就要帮忙装入水壶,除了烧水,汤罐也可以热菜,冬天里就不担心烧一个菜冷一个菜了。

  我妈喜欢把山芋切成片,然后在米饭上边贴着锅绕一圈码好,等饭好了,山芋也就蒸好了,掀开锅盖的那刻,满室盈香真的一点不夸张。山芋也分品种,红心山芋和粉山芋在饭头上蒸出来的味道和口感是大相径庭,各有千秋,各有其美。年幼之时,盛饭的时候,一碗饭上面盖几片山芋块,就是幸福感。

  吃柴锅饭能吃到锅巴,想吃焦一点锅巴,还是半焦的锅巴,完全是看喂柴的火候了,有时候就是点着茅草一把火的事情。吃完饭拿着锅巴蘸自己家辣椒酱吃,或者蘸吃完剩菜的汤汁吃,或是一口菜一口锅巴吃,完全不亚于一口菜一口酒。

  柴锅饭是那个时代的特征,再想吃柴锅饭,用现在话说,就是忆苦思甜,追忆似水年华,柴锅饭的背后是庄稼人的辛苦,是一种独特的美,更是一种自力更生的勤劳。(沙 曼)

责任编辑: 胡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