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一瓶鸡汤

作者:黄 锐 来源:黄山文明网 时间:2018-07-30

  外婆去世到今天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

  年轻时外婆裹过小脚,为避开日本人兵锋南逃几十公里到了外公的家中,外公家中有窑厂,加之有粮食,外婆便留在外公家,这一留便是一辈子。

  出生贫苦的外婆从未念过一天的书,在那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里,尤其没有地位,加之外公又是颇有余资的富贵人家,如若不是战乱,两人是完全不会相遇,更遑论结为夫妻,外公在本该学习的年代里也是东奔西藏导致受教育程度不高,内心更多的是传统思想,对外婆不是十分照顾,外婆在几十年的岁月里经常又受到外公母亲的欺辱,两项叠加的影响下,外婆不仅没有被压倒,反而身上特有的江淮女子的韧性硬是将她自己打磨成钢铁意志的女性,自己将七个子女全部抚养长大,老年的外婆也以此为荣。

  我出生的那年正是外公去世的当年,外婆抵不住内心的悲伤,收拾行李一门心思的帮助母亲照顾幼小的的我,母亲常说,外婆自己的孙子外孙中对我是最为偏爱的,此话我是十分赞同的,外婆对我从小便是疼爱有加,直至去世前的那几天嘴里还不住的叫着我的小名。

  出生农家的外婆在记忆里便是不住地忙碌。每次到我的家中都会顺手带些物品,或是当季蔬果,或是腌制小菜,头上包着花布毛巾,两手提着蛇皮口袋,一双略显不称的小脚便是回忆中外婆的全部。

  一次在写字过程中,外婆一直低头看着我,直到我盖上本子外婆才说道,我的名字应该怎么写?我将三个字写在本子上,外婆很是开心,在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外婆到什么地方都会揣着这张写着她名字的纸片,她经常告诉我,小时候家里的私塾先生也教过她几天的课程,后来鬼子来了,先生自己也跑了,读书的事情便不了了之,随即便不在说话,她说不好什么大道理,每次教育我就是要多读几次书,多认字,不要做文盲。

  外婆去世的那两天,我在读高三,课业繁重难以抽身,当知道消息的时候外婆已经不行了。母亲匆匆忙忙的打电话给学校,等我到的时候,外婆已经去世十几分钟了,摸着她的手感觉得到身上尚有余热,当时竟然是一点悲伤都没有,母亲在一旁哭着说道,外婆对你那么好,你就一点眼泪都没有吗?然而一直到外婆下葬,我竟然完全感受不到伤痛,懵懵懂懂的回到学校。到达学校后,出校门吃晚饭,听见叫卖鸡汤面的饭馆,突然悲从中来,往事历历在目,随即一股巨大的伤痛涌上心头,独自一人泪流满面难以自制。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孤身一人缩在学校周围的小屋子里复习中考材料,屋外是来自河谷的带着哨子的寒风,屋内是只有一张高低床,和一张堆满书籍的长桌的简陋小屋。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大雪不断落下,很快便将门槛堆集。打开房屋的小门,一股凌冽的寒风刀子一样割在脸上,原本略带睡意的我瞬时清醒起来,远望街道隐隐觉得一个蹒跚的身影很是熟悉,不多时便恍然,外婆提着一个保温瓶向我走来,大雪不断落在她的身上,身后的脚印在微弱月光的反射下显得格外醒目,我连忙迎了上去,扶着她走进屋子。

  话不多的外婆直接打开热水瓶,一股浓郁的鸡汤香味瞬间遍布房间,我先是一怔,随即一暖,原来外婆将煲好的鸡汤灌入暖水瓶带来给我,捧着鸡汤的我甚至来不及说一句关怀的话,外婆已经准备回去,我站起身搀着只到我胸口的外婆,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嘴里只好埋怨雪大路滑有吃的等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外婆也不在意,就这样她又慢慢的走向回家的路。

  有些时候情绪难以在重大变故的时间点瞬间爆发,但事后一些微小的事件反而会刺激到自己的感情点。外婆去世后,在整理遗物时又翻到十几年前自己歪歪扭扭写下的那三个外婆名字的纸张。 (黄锐)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