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努力,你愿意吗

作者:方佳林 来源:黄山文明网 时间:2018-07-18

  清明扫墓,从山脚爬到山腰,歇了几次脚。终于在父亲坟前站定时,一脸的汗水又酿成了一脸的愧色。

  就像诸多家庭“父亲爱长,母亲疼幼”一样,父亲干活时常将我这个长子带在身边。男人更多的是体力活,诸如扛、挑之类。父亲上山砍柴,下山去他村挑石灰也吆喝我跟着。我那时才七、八岁,也不让空手的。柴禾也就一小捧,捆成枕头般大,让我扛。石灰是要蚀手的,便用个小灰篮让我背。十二岁后,父亲就将扁担压到了我肩上,让我学着挑。虽说才三、四十斤重,但还是难以承受,我踉踉跄跄,头歪着,朝着目的地一路歪下去。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以吴运铎自比。那时读小学,课本里有吴运铎《劳动的开端》一文,讲台上的老师感慨万端:才十二三岁的小孩呀,就跟大人去挑煤……我坐在下面心里嘀咕:这很了不起吗?

  我的年龄,成了肩上担子份量加码的依据。不是来自本人意愿,是父亲威逼式的赐予。譬如挑猪、牛粪下地,我装好了,父亲提提,又加上几叉,然后以不容置辩语气对司秤员说,过秤!

  那时走集体,送肥下地是以斤两记工分的。司秤员同情地说,一百多斤呢,重了。父亲说,十六岁的人了,百把斤应该能挑了。见我仍不动弹,喝道,挑呀!努力努力,力气就是“努”出来的!

  我觉得父亲有些过分,骨头还嫩着呢,不压碎也会压扭曲。可是没法子,父亲强迫。我只好担起来,挑担已适应,踉跄是不了,唯有重压之下难以换步,头更是歪向一边,醉汉般朝着庄稼地一路歪下去。

  不光是肩膀上的挑和抬,手头上的活儿,譬如耕田,父亲也强求我学着干。左手握着牛索挥着驱牛的竹桠枝,右手抓着犁尾巴,一天下来,身疲力竭。父亲说,力气是浮财,去了会来。也确实,第二天,力气是恢复了,只是右胳膊火辣辣的,又红又肿。

  父亲并非贪图多几个工分,作为农家子弟,这些都是基本功,对我的历练,是让我将来能自食其力。这点我明白。

  还真没白费。后来我成了“上山下乡”的“知青”,能挑能抬,能耕田能插秧,不亚于那些在庄稼地里摔打出来的男性壮劳力。而与我同龄的知青,身子比我粗壮的比比皆是,可他们就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更别说抓好忽左忽右、忽深忽浅的犁尾巴了。人们纷赞我“出力早”。

  我相信,一个正常的人,身上都蕴藏着一定的力量。这哪是出力的“早”与“迟”,而是肯不肯使出,或者说习惯不习惯使出的问题。我能将二百来斤的担子挑得健步如飞,这力气就是在父亲的督促下“努”出来的。

  我感激父亲。他“力气就是‘努’出来的”之说,成为我人生的座右铭。他是一个农民,表达上只能用这种朴拙的言辞。可我要说,这说辞比“意志”、“毅力”或“坚强”之类更接地气,也更生动,更容易为人所接受。对芸芸众生来说,“意志”之类未免过于高蹈,或虚幻。

  省悟到父亲教我的绝不仅仅是针对体力活时,是走上工作岗位后。我后来一直从事着脑力劳动,但智力的挖掘同样需要“尽量地使出你的力量”。喷泉之所以美观是因为压力,瀑布之所以壮观是因为没有了退路,水之所以能穿石是因为坚持。人生同样如此,遇到困挫,越努力的人越有一股让人爱戴与心疼的魅力。努力不是倔强更不是强悍,它是情感的理性依托。希望儿子有出息的父亲,教我的是如何面对生活。

  诚然,“努力”的过程是不轻松的。就像一条负重的小舟在浅浅一弯水中行进,船肚下砺砺擦着河床,痛楚是一定有的。人有一种天生的惰性,就像当年我面对重挑时犹豫、胆怯、不情愿一样。可是,一个能在生活中自立的人,这番磨练又不可或缺。因为,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困境,可以说,会困到所有的人。可生活还得继续,不如取这样一个视角:拼尽自己全力来应对。努力像一扇门,它能带你走出一条坦荡的路来。视角不同,前景也就不同。你取怎样的视角,就能看见怎样的世界。

  我说过,正常的人,身上都蕴藏着一定的力量。不要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弱者,一个无能为力者。当你那样做时,就削弱了你真正的力量,欺己也欺人的生活不是畅快的生活。也不要假装自己是一个不幸者——困境,谁没有呢?不要企图以矫情的“不幸”去获取别人的怜悯。人的身上都能挖掘“尚能坚持”的潜力,倘若你能够或善于将这部分潜力挥发出来,你就会成为一个坚强的人,一个有所作为的人。

  努力使人的自信有了扎根的土壤。

  今天,当富裕让人们日渐忘却贫穷,闲散日渐动摇努力的心念时,我想问一句:努力,你愿意吗?

  时下,“幸福是由奋斗得来”之说引起国人共鸣。确实,奋斗永远比安逸高贵,生活因为重压的赐予而变得更加丰饶。(方佳林)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