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忆苏区金竹革命烈士李春海

作者:方辉利 来源:黄山文明网 时间:2018-07-12

  远远望着金竹烈士墓,宛如一盏古朴的油灯,在偏僻的皖浙接壤处点燃起革命曙光。

  金竹烈士墓,坐落在皖南杞梓里镇金竹村水口林里,它由坚硬的青石精制而成:底座坚固,高出地面,呈正方体形;底座上面,安放着一根上圆下方的长石柱,石柱正面上刻着“烈士纪念碑”五个灵动遒劲的毛体行书大字;石柱与底座之间有一个正方体的支座,即四面碑石正面,刻着落款为毛泽东的题字:共产主义是不可抗禁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死难烈士万岁!纪念碑石东西两面刻着13位死难烈士的英名;纪念碑石北面刻着革命烈士李春海史迹碑文,经过65个春秋风风雨雨、严寒酷暑的侵蚀,有的字已经模糊不清.借着三面逆光照摄的相片,笔者即录下碑文六段文字。

  七一期间,笔者怀着虔诚的心情,拜读了李春海史迹碑文。金竹烈士墓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第四年元旦,歙县人民政府为金竹惨案死难烈士李春海建墓。烈士李春海,江西德兴县人,中共党员,一九三四年率领工农红军八人从江西来组织农民九十余人武装起义,于金竹建立苏区。一九三五年七月击溃三阳坑伪警局税局,转战浙皖边境,发展至四百余人。淳安林岩之役,弹尽事败,反动派追击搜捕刑座甚酷,先后死难者二十一人。烈士李春海匿迹行德,待机再起。却被匪徒方建霞发觉,诱捕下狱,于次年一月十四日在三阳坑遭受匪残害,壮烈牺牲,同难者十人。在野蛮反动黑暗恐怖的年代,中国革命人民并没有被吓到,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上爬起来,擦干了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烈士李春海是历次战斗中无数英雄的旗帜。中国人民欢呼胜利的日子终于到来,英雄烈士李春海永垂不朽!金竹死难烈士万岁!”

  据93岁退休教师方光洁介绍,李春海,他个子高挑,说话和蔼,常穿着一件旧大衣,寒冬腊月可以避风寒,素日夜晚可当被子盖。李春海是江西德兴县中共党代表,受赣东北苏区党、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方志敏的的派遣,委以重任,于1931年秋从江西来到歙县徽杭路两侧开展革命活动,被百姓称为“大众的好儿子”。

  他为点燃工农红军火种,隐姓埋名,一边挑货郎担经营手工裁缝,一边走东闯西,秘密在皖浙一带行建立苏区,为百姓谋福祉。李春海最初先到绩溪当帮工,后随常在绩溪做裁缝的外孙方光湖引路到英坑,来到桑梓地夏家坟村。他,几经周折,声东击西,做小本生意,带领金竹百姓组成自卫军,受到百姓的由衷爱戴。

  1933年4月初,李春海引来老方即方志敏等同志,确定在金竹村建立地下党的组织。1933年6月,英坑黄本明、黄楚章、黄志达加入党组织,成立党小组,黄本明任组长,隶属瓦上党支部。

  1933年秋李春海来到朱村、竹筒坦、蜈蚣形一带活动,当时就住在田舍方炳松家。当年9月,李春海召集方炳松、张达、张和顺、方增进、汪来贵等13名热血青年在朱村吴裕富家召开的秘密会议上,他们一个个高举右手在党旗下庄严宣誓:“严守秘密、服从纪律牺牲个人、阶级斗争、努力革命、永不叛党”,光荣的成为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中的一员,并成立了中共竹筒坦支部,选举张和顺同志任支部书记。这是歙县南乡最早建立的中共党支部之一。

  中共竹筒坦党支部成立后,六个月内就发展到党员80余人,支部所属的游击武装队由朱村、竹筒坦、蜈蚣形扩展到英富坑、石桥上、杨毛坞、田舍、佳棠降、白石库、盘谷坞及横川和大源的渔塘、长川坞。

  中共竹筒坦党支部是歙县南乡最活跃的一支革命队伍,它积极组织领导了春荒、秋收、年关斗争,抗丁、抗税的斗争。如1933年12月打击昌源石潭乡大龙湾土豪吴富贷,1934年秋与井潭土豪邵启水的斗争。1934年冬,经上级党组织批准,以金竹为中心,成立县委,吴玉富(改名吴永光)为县委委员,同时设瓦上、朱村、英坑三个区委,分别负责淳安、岔口、六甲(金川)一带的革命活动,领导开展“打土豪、分田地”革命运动。

  1935年夏,歙县、淳安一带久旱无雨,三季无收,土豪劣绅借机囤积粮食,国民党政府苛捐杂税分文不减,各村保(甲)长催粮逼税,农民生活难以为系。歙南县委在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下,在英坑周边秘密组织武装暴动,暴动宣布地为金竹村,史称“金竹暴动”。

  金竹暴动发生时间在1935年7月29日,中共歙南县委代理书记张长生在朱村方增进家秘密主持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一直坚持在朱村、竹筒坦一带革命活动的领导人李春海(又名李宣海)、竹筒坦支部张和顺、方增进、张爵益、吴裕富、方讨饭、张茂法等。淳安洞源区委书记徐樟顺因来歙南县委汇报工作,也参加了会议。会议决定举行暴动,并成立暴动大队,由李春海为指导员,方增进、张爵益为负责人,讨论了暴动计划等。会后张长生去淳安排联系有关工作。

  8月11日凌晨3时,李春海、方增进、张爵益(又名张达)带领暴动队捉了朱村保长方鼎铭,缴获土枪二支。12日晚,暴动队270余人集合朱村,次日凌晨,兵分两路:一路由张爵益带领去田舍攻打土豪方荣宝宅,击毙方荣宝,缴获土枪二支;另一路由方增进带领去蜈蚣形攻打联保主任方建霞(方荣宝之子)家,将其活捉后就地枪决,因天黑,未击中要害,方建霞佯装死去,后逃脱。

  13日,暴动队回师朱村,召开群众大会,进行革命宣传。

  8月14日,暴动队200余人戴着用灰布新做成的崭新鸭舌帽,上面缀了五角星,背着土枪、大刀、长矛等武器,从四面八方直奔金竹集中,在祠堂坦召开誓师大会。会议先斗争了金竹土豪方大坤,烧毁他家契据,缴出祠堂租谷300多担,当即开仓,把粮食分撒给贫苦群众,宣布正式暴动;接着大会转入誓师动员大会,200多暴动队员誓师暴动。

  17日晚,暴动队攻打三阳坑,攻打了乡公所,因枪支弹药不足,只好以铁箱内放“千响鞭”的啪啪啪的闷声威力,让敌错觉为机枪扫射,而击退一股股匪军的进攻,以不屈的毅力,捣毁二家土豪店。

  由于暴动队攻打三阳坑的计划消息走漏,歙敌保四团纠集二个中队400余人于18日凌晨分两路,分别向金竹、朱村进剿。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敌在金竹对面村王祖舍,认为是红党“匪窝”,即纵火烧房,王祖舍群众方广连与之搏斗,壮烈牺牲(其名被刻在朱村烈士碑上,供大家祭奠)。敌在瓦上搜剿时,失散集合起来的30余名暴动队员遭到迎头痛击,被捕队员黄本明、黄子达、汪金春,在被敌押送途中坚持斗争而英勇献身。歙敌真的丧失人性,了解到邻里夏家坟村,有个叫方光湖的中年人,据说曾在绩溪学手艺做裁缝,李春海曾与其同行,常搁脚在他家,便到处搜索,人质没抓到,放火烧了他的茅草棚。当了解到金竹吴玉富为县委委员,组织群众,替红军磨米送粮、策划斗争进程时,便暗设机关,刀光剑影,翻箱倒柜,搜家等待,欲抓活的,但不见其踪影,即用刺刀刺破了棉絮,刺进地窖,刺进房间木板下地府。结果藏在地府里的吴玉富被暗刺中弹而异常残酷牺牲。

  8月18日暴动队转移至皂荚太(福泉山上)进行休整,一百余人整偏为一个连,李春海任指导员,方增进任连长,张爵益任副连长,下设三个排徐樟顺、张茂法、方讨饭分别任一、二、三排长。

  8月20日,歙敌进逼福泉山。暴动队经十门九不锁转移至淳西,在当地党组织和群众支持下先后在石板庵、金竹岭脚、闻家、合富等地积极开展斗争。22日凌晨,暴动队活捉淳安县金竹岭脚、项南山等地土豪项有富、童新木,后转向闻家村,攻打土豪闻长木、恶霸闻木香,焚烧其全部祠堂会帐册,缴获土枪10余支,银洋近300元,并将所获100多担粮食等财物分给穷苦百姓。是晚,暴动队转向淳安县合富村抄缴土豪方民发、方老五、方仁言、徐尚贵等家。8月23至26日浙敌会调了淳安、建德和寿昌等县的保安队,联合重兵剿捕;8月26日暴动队在淳西水碓山与敌激战一天后。面对皖浙之敌重兵围剿,弹药补给奇缺的严重态势,暴动队用来自制的土炮,即火药加钉鞋的铆钉为新型散发子弹,一炮发出,敌人身上刺有带“尾巴的子弹”,心里异常慌张,忐忑不安的说:暴动队武器太厉害了,子弹里头长尾巴的!这样,暴动队因力量悬殊,只好决定隐蔽分散斗争。

  8月27日,代理县委书记在淳安洞被捕后英勇就义,歙南县委遭被破坏。接着张爵益在隐蔽途中被捕,被判无期徒刑重镣监押(后被保释),当时流传着“张爵益狸猫换太子”的故事:即张爵益善武功,有力鼎八仙桌八人入坐不倒的绝招;若三四个人围攻,则是他手下败将;与同狱的士兵换姓埋名,张冠李戴,在审问诸多信息时对不上号,找不到武艺高强信息的“张犯”而迷惑,不被重度嫌疑致使酷刑致命。随后隐蔽在绩溪岭北脚帮工的李春海也被发觉捕去……。随后,敌人把被捕去暴动队员押回歙县。数十名暴动队员在狱中受尽折磨,但坚贞不屈。

  12月18日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指令歙县县政府施行大屠杀。于1936年(民国25年)1月14日,李春海、方仁才、方荣沭、等14人押往三阳坑杀害,周宗伯、方炳林、方广三等人被叛14年徒刑,重镣监押。金竹暴动在付出惨重代价后失败了。金竹起义队伍所到之处,打土豪、分钱粮、宣传党的主张,促成了广大劳动群众的觉醒,先烈们的光辉业绩将永载史册档炳千秋。

  在金竹暴动期间,国民党保安队抓获两名红军战士,其中一名在三阳至英坑途中(翻山古道)、“马桶坪”的一座茅草舍内因疲惫瞌睡被捕,另一名自杞梓里沿河进村,被伪哨兵发现后被捕。两名被捕人员被捆绑在英坑祠堂里,受尽酷刑,包括拷打、灌辣椒水,甚至用松明火把汤烧肚皮,直至撕下烧糊的皮肤。因两名战士咬紧牙关,一言未发,施刑伪兵恼羞成怒,随手拿起一根扁担,打中一名战士腰部,当即死去,另一名战士被拖往水口桥亭杀害。两名红军战士视死如归,严守党的机密,至今仍不知其姓氏,现以“无名烈士”之名安息在英坑烈士墓内。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皖南金竹、英坑、共和、竹筒坦、大洲源一带的革命步伐从未停歇过,一直活跃着一支为百姓谋福祉的新四军队伍。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南方8省13个地区的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1946年,新四军派来吴邵海、王必芙、张爵益同志到英坑老区、红色古村落金竹、大洲源竹筒坦开展革命活动,创建革命根据地。英坑再次成立地下党组织,活跃在金竹、共和、瓦上、大洲源一带,并于1948年建立了农会、妇会、民兵组织,开展减租、减息、抗丁、抗粮、抗税活动,为新四军开展筹粮借钱活动,先后攻打齐武、唐里乡公所。地下党组织建立后,先后有黄根本等二十多人参加了新四军队伍,为歙县解放事业助上一臂之力。

  其中白石坪自然村,属金竹行政村,坐落在杞梓里镇与岔口镇接壤处的深山坞的半山腰上,树木参天,绿叶掩蔽,道路曲折狭窄,能目观八方来客,但进山远处地带根本发现不了这个小村落,这成了新四军救死扶伤、安全疗养伤员的康复医院宝地。1947年前后的岁月里,有当地青年方元吉、方茂法为其秘密送信,接送伤员,联系借粮。后来,该医院端隔两年之后在悄无声息中转移了。

  早在1945年7月,在竹筒坦一带,周家村的周志安、竹筒坦张维一、凤翔坦吴寿高、庙前张寿为业参加了革命队伍,与张元桂等同志就从地方转去唐辉部下,参加游击主力部队;1946年上级布置地方发展革命力量吸收新党员和地方革命势力。为了扫除地方军的障碍,1947年2月,参加新四军的经组织决定,由益林、王碧英、吴邵海等同志负责除掉恶霸伪保长吴金榜。为了以竹筒坦为驻点的皖浙地区游击根据地的建设,在绩溪二都先后与敌师25师、192师、新七师、63师、52师进行了袭击战,从敌军六辆卡车山缴获不少武器弹药,歼灭了敌52师15个连,在连续挫败了敌人的形势下,于1947年10月领导上派了武工队长戴志祥,并率队员20余人从绩溪来大洲源建立了以竹筒坦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开始了在以现在的岔口区范围内通过会议宣传党的政策方针,深入贫苦百姓,扎根大众心窝。

  1947年12月13日,国民党歙县县长杨步梁带领400余人,对革命地进行清剿,残酷杀害游击队员、交通员、民兵以及村民4人,烧毁民房42栋,制造了震惊全县的“火烧竹筒坦事件”。

  根据形势的发展,皖南部队改为苏浙皖赣游击队,领导机关设在黄山地区,政委是胡明同志,司令是刘奎同志,下设支队,江西支队负责人是老先生(姓名不详),苏北支队负责人是熊兆红,苏南支队负责人是程竹寿,皖南支队负责人是唐辉。1948年成立皖浙支队设有独立团,农村设基干民兵和普通民兵,进行游击活动,为处水深火热旧中国解放厚积蓄势正能量,终于在1949年10月1日,迎来了开国大典的胜利。

  建国后,歙县政府为了在苏区金竹兴建烈士碑,以慰革命战士英灵,需在三阳坑觅回李春海的忠魂之骨,便在当地知情老人回忆中,找到李士的杀害地,以当时穿的军大衣上两颗铜纽扣上有五角星为标识,来佐证李春海的英灵。

  当你驻足在金竹烈士碑前,昔日的战争烽火仿佛在眼前展开。这里,爆发了震惊古徽州的的“金竹惨案”;这里,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岔口境内的大洲源和小洲源,唐里一带的磻溪(有里磻溪、外磻溪)、六合、小源、坡山和苏村,每年在春节和清明期间,要到金竹祭扫革命烈士墓,听金竹革命斗争史,并进行文艺汇演,即表演革命样板戏,昔日的金竹成为接受革命传统教育的红色宝地。

  巍巍青山埋忠骨,潺潺流水赞英魂;霞光如锦红艳艳,蓝天白云四海春。金竹,经过战争洗礼的令人触目惊心的革命老区,为了缅怀当年长眠在这块土地上的先烈们,歙县人民政府于1952年元旦在当年誓师暴动的金竹祠堂坦广场上建立了“金竹烈士纪念碑”。(方辉利)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