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端午,为父亲写一首散文诗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8-06-14

  今年端午是6月18日,而在这前一天,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恰逢西方父亲节。双节同庆,加之前不久举行的高考、中考,让这个六月成了“家庭月”。

  很多人反对“洋节”,但其实父亲节并不是“舶来”的节日。民国时期,1945年8月8日,上海就发起了庆祝父亲节的活动,市民立即响应,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市各界名流,联名请上海市政府转呈中央政府,定“爸爸”谐音的8月8日为全国性的父亲节,在父亲节这天,人们佩带鲜花,表达对父亲的敬重和思念。而后,虽然大陆官方并没有设立正式的父亲节,但是中国台湾居民仍然沿用8月8日作为父亲节这一传统,又称“八八节”,一是因为谐音“爸爸”,二是“八八”两字连缀起来,又好像一个“父”字。我们内地居民则习惯上使用西方的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作为父亲节。

  我的父亲,以及印象中的所有父亲,从来都是不善言表的。父亲对儿女的爱,如山一般稳重、隐忍。就像朱自清在他的散文《背影》中描述的那样,越是隐忍不说的爱,越是让人心疼。父爱从古至今,向来如此。

  小的时候,喜欢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前面,一辆老式的凤凰牌28寸自行车,可以载下一家四口。父亲骑着车,一路口上我们有说有笑,到了上坡的地方,母亲就下车在后面推着我们三前进。从家到屯溪,要骑一个小时,坐在横杆上的我,总是坐得小屁股一条红红的印,可是却开心无比。

  因为家庭贫寒,全家的经济来源就是父亲给别人做木工赚点工钱。我和姐姐上学的费用却不低。初中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学费就要600多元,然后每个月还要生活费。上高中的时候,我和姐姐每个月回家一次,父亲都会算好日子,在我们回家之前拿到上个月的工钱。有一次学校临时放假回家,返校前,父亲就直接把我带到了做工的人家拿工钱,拿到手的工钱还没握紧,就直接给了我,送我上回学校的班车。就这样,我和姐姐完成了从小学到大学的学业。一步步走上了社会,我们都各自成家,回头望父亲已满头白发。

  以往端午节,父亲都会提前买好鱼、肉和绿豆糕、咸鸭蛋,等着我和姐姐放假回家。除此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仪式,就是端午节当天在家门口立两根艾草,一左一右,乞求一家平安。在我们老家,端午是没有吃粽子的习俗的,因为正值、茶季,家家户户都忙着采茶,没有时间包粽子,但是一年一度的粽子怎么能少呢?所以勤劳的农妇们将包粽子的时间推迟到冬至之后,而且天气寒冷,易于存放,一次性可以包很多,管够。

  和很多中国家庭一样,长大后的我们,很难再陪父母过一个端午。姐姐出嫁天津后,已有近10年没有在家过端午。而我虽离得近,但已成家还需照顾到另外一个家庭,所以很难在每个节日都陪伴左右。不过如今父亲对我们回家的期盼,更多地变成了对孙辈的想念,天伦之乐成了他和母亲老年生活里最大的寄托。

  闺蜜的父亲在她新婚不久被查出胃癌,大哭一场以后,她取消了一切蜜月计划,天天在医院里陪父亲做各种检查和治疗。在父亲的第二个疗程,她得知了自己怀孕的消息,却犹豫很久想要放弃孩子好好照顾父亲。谁知病床上的父亲得知后,却格外开心,并要求她要好好保胎。那时候她的父亲已经切除了大半个胃,连续一年只能吃流食。母亲为了照顾父亲,已经心力交瘁,根本无暇顾及她和肚子里的宝宝。可是她的父亲化疗回家之后,休养几天能走动了,就去想办法到附近农户家给她买些鸡鸭炖汤,让她补充营养。后来化疗结束之后,父亲就干脆买了一些鸡鸭养着,让她和孩子可以随时吃上土鸡蛋。

  父亲的心很大,因为他们要撑起整个家,可是他们的心其实又很小,小到只能装下孩子的衣食住行。中国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无论是父亲还是孩子,但是有时候爱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哪怕只是一个拥抱,一个信息。 (吴玉莲  来源:黄山在线)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