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阅读记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8-04-25

  第一次遇到“课外书”是一本《大众电影》。父亲从城里带回来的,明星照的封面,彩色的。看看相框里全家福的黑白照,原来外面的世界是彩色的。

  从头至尾,仔仔细细地,不知翻了多少遍,就差没通篇背下来。直到后来有机会观看到书中介绍的电影时,依然清晰地记得书中描述的内容——关于影片的周边信息。虽然是“惊鸿一瞥”,却养成习惯,延续至今,爱上了“电影篇”。

  正真遇见得“课外书”,堪称经典。那是表弟从他爷爷上了锁的箱子里偷扒出来的,一整套大师级人物——梁羽生先生著的武侠小说全集。当时并不知道梁先生是何人,也不知道他的书怎么样,只知道翻开第一页,便被他那优美的风景描写击败的一塌糊涂。从没想过有人会用文字把一个地方描绘的如此栩栩如生,引人入胜。时值面临中考,正愁着不知如何写作,应付老师布置的作文,缓和一下越写脸越沉的班主任。不曾想,初次尝到文字的魅力,人未入江湖,心已神往。猛一抬头,身边的一切都笑颜逐开,散发着美得光环,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咻”得一声,敞开了美的大门。宁静的村庄,朴实的乡亲,满眼的青山绿水瞬间都变得亲切、温馨,无声息地向我传递着它们的心声和美意。仿佛开了窍,找到了写作的一点窍门和灵感。如此惊奇,怎肯放手,一头栽进“武侠篇”,跟随江湖高手,闯荡了一回江湖,作了一回侠女梦,也看见了露出笑容的班主任。

  稀里糊涂地上了高中。来自四面八方的学子和我一样,交了学费和伙食费,所剩无几,依旧对“课外书”望而兴叹。殊不知城里与乡间不同,街上正兴起租书。十个穷学生中总有一个是有点余钱的,偷偷摸摸地租回一本书,神神秘秘的,一个接一个地传阅。不知是本什么魔书,让看过的人都精神恍惚、性情大变;让没看过的人都疑云满腹、充满期待。终于轮到我了,双手捧着这本魔书,盯着那个魔性的名字——琼瑶。虽有耳闻她笔下的爱情故事蛊惑人心,收割大片拥趸,没料到魔道之高,铺天盖地,不受控制地陷入“爱情篇”。为了看它,毁掉了好几节晚自习课。为了看它,耽误了好几天午休。为了看它,上课都在抓紧时间偷看它。看得天昏地暗,神志不清。看得泪流满面,神情俱伤。深深地心痛了一回,终究不知情为何物。

  缓过神来,面对现实,学生生活的拮据,依然是与世隔绝,陷入“课外书”荒。吃饭、睡觉、上课,三点一线,机械般地整日埋头苦干,不知天荒地老。日复一日的某一天,偶遇《读者文摘》(刚出版时,因与美国的《读者文摘》同名,引起版权纠纷,后改名为《读者》),时间已进入高考倒计时。乍一见到它,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以为只是一本普通的杂志,顺手从同学的手中抢过来翻翻,却毫无防备地被它牢牢吸引。朴实的情感,真挚的语言,一种脚踏实地感觉,猝不及防地带我提前走进“生活篇”。时而像经验十足的前辈,时而像天真无邪的稚子。一会儿意味深长。一会儿幽默诙谐。一会儿敦敦教导。一会儿家常闲话。叙说着平凡的生活,艰苦的历程,温馨的情感,幸福的模样,处处传递出向上的力量,支撑着那段紧张又茫然的日子。

  书荒的日子一直走上社会,有了经济的独立,才慢慢缓解。踏入社会,书荒引起得心荒,显露无遗。为了开垦心中的那片荒芜,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惜资本地把自己泡在“名著篇”中,租的、借的、买的,遇见了都想办法一睹风采,虔诚拜读。然知识匮缺,阅历太浅。不仅收益甚微,甚至染上“厌书症”,一度弃书而去。恼怒之余,统统打包封存,专心痴迷于“音乐篇”。灵动的乐符,拂去我的焦躁。年纪渐长,略懂世事。长久的音乐熏陶似乎激活我全身的细胞,合力撞开了心灵之门,燃起我的信心。重拾书籍,走心阅读,直到此时,才真正地感受到阅读带给我的乐趣,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时间无痕,人心渐长。无意间闯入“童话篇”,我已是一名轻熟女。为了培养小外甥的阅读兴趣,抱回一大摞童话书,陪着他慢慢看,一不小心唤醒了自已沉寂许久的童心。如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时常童心未泯,随时保持好奇,驱使自已不停阅读。每每获取新知识,纳入自已的思维体系,提升内在品质,不断成长。心胸宽广,鲸吞海纳,喜欢阅读的篇章也越来越丰富。闲暇之时,自由自在地畅游在“动漫篇”中,放飞自已的想象。常常光顾“科技篇”的未知世界,满足自已的好奇。偶尔串串“时尚篇”的门,修饰自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没办法,谁叫我是女生!

  岁月改变我的容颜,阅读无法停止,它已渗透我的日常生活中,形成习惯。往日书荒时的一书难求,到如今汹涌澎湃的书海相拥,随手触及,静心阅读。世态百相、人间万状,爆炸式的信息,龙卷风般的围堵,已无法撼动镇定的心境。管他电子产品翻天覆地,阅读渠道不计其数,依然钟爱安安静静的文字,成群结队地散步在纯洁无瑕的纸间,等我出现。 (姚小飞 )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