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女儿贼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8-04-03

  清明将至,我的两位姐姐约定,带上家人,周末回乡下扫墓。她们嫁得不远,却各自操心自家的家务事,一年难得回家几趟。母亲放不下家中的一摊事,一年也难得几回登上女儿家的宝殿。

  周五给母亲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我搭他们车子一同回去。听声音就知道,母亲有点兴奋,已经开始忙活开来。如果猜得的没错,母亲的脑袋里一定过滤了好多回:家里有些什么吃的东西,可以让女儿们带走的。

  一窝蜂似的回到家,热热闹闹的。母亲忙里忙外,片刻不得闲。等她闲下来时,还没说上话,我们起身准备要离开。母亲又是一番手脚慌乱,甚至有点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地说了一长串不知默念了多少遍的名单,最后有点难为情地说了一句:“你们每一样都拿一点去,尝尝味道。”“行,都带一点去。”欣然接受的我们,边应答边找袋子。见我们热情响应,母亲如释负重地松了一口气,慌忙拿袋子为这女儿装这样,为那女儿装那样,一会功夫,就把家中“横扫”了一遍,人人手中都拎着好几个袋子。

  相同的剧情越演越烈,剧中的主人公变得越来越多,个个拿的心满意足。不禁想起,乡间有句相传很久的俗语:一个女儿,三个贼。年少时听见,心中甚是疑惑。不知这个女儿得拥有多大的能耐,才能抵得上三个贼的本领;不知“偷”了什么稀世珍宝,才能赢得这样的“美赞”。此时,眼前的情景再贴切不过了,正是我们现在模样的写照。殊不知,女儿身降临,就已成了人们口中的“女儿贼”。这些年,早已无法计算,我们姐妹三人从家里“偷”走多少东西。

  细细追究,“偷”得最多的东西——稻米。一个接一个上初中开始,用大米换取饭票,到一个个参加工作自已动手做饭,家就像粮站,从没间断大米的供应。每每回家,各种季节的蔬菜,各种时节的小吃,荤菜、素菜大包、小袋,见者有份。当我们一个个走出家门,父母干脆把家建成如同一个庞大的绿色产品的生产基地,不停劳作,年复一年,源源不断地生产各种吃的东西,供我们肆意偷取,满足我们的需求。

  母亲送我们上车。晕车的我一上车就把车窗打开,后镜中的母亲如此孤单、落寂,满脸写着失望,前言不搭后语地千叮咛万嘱咐,一腔道不尽的不舍情,开始担心不知何时再相聚。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长大后,放飞出去却变成一件款式新颖的羽绒服,穿在父母身上显得那么不合时宜。匆忙的脚步撵走了贴心的话语,时间趁机划出一条河流,隔岸相望的父母变得束手无策,不知用什么方式走进女儿的心间。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自已能做得到的方式,用自已的双手,用世上最笨拙的方式表达他们那份深深的爱意,不留痕迹地藏在这一袋袋的东西里,寄往女儿的心间。

  春风不解意,胡乱地掀起母亲满头的白发。曾经风风火火的母亲,不知什么时候步履变得有点蹒跚;矫健的身躯,何时变得这般羸弱。岁月都去哪儿了?一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无处寻觅,岁月都被我们一袋袋地偷走了。剩下岁月流过的痕迹,犹如一把锋利的刻刀,深深的刻在父母的脸上,偷走的岁月再也还不回去了。

  车子远去,镜中依稀映出母亲的影子,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眺望。父母的心里,孩子永远长不大,哪怕成为人母,传来一点风吹草动的消息,吹向父母,涌起得都是汹涌澎湃的潮水。母亲很少电话打扰我们,担心给我们添麻烦,偶尔打通电话,都会提前找好理由:“家里种了某某菜,有空回家拿去吃”。有时得到女儿的委婉拒绝,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母亲满怀期待的心情变得失落至极。

  时隔几日,忘了此事。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告知已到楼下。飞奔而下,只见母亲满身都挂着袋子,满脸挂着汗珠、堆着笑容迎面走来。一袋袋的东西,拎起来沉甸甸的。这偷的哪是东西,明明偷走得是世上最珍贵的一颗父母心啊!(姚小飞)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