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羁旅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8-02-22

  年三十的动车好像也并没有因为游子的思乡心切稍稍加速,车上的旅客不时用着天南海北的口音不断地向家人汇报着动车的方位,往常嘈杂的车厢在此刻也变得清净起来。长江一过,动车窗外的景色便逐渐开始改变,离我的家乡也就越发的遥远了。南方多雨,屋顶结构往往采用斗顶,雨水顺着倾斜的顶坡容易滑落,南方特有的“四水归明堂”的民居结构此时也格外应景,漂泊在外的儿女们,从四面八方归来明堂相聚,轰轰烈烈的大团圆便开始了。

  说是轰轰烈烈,实际上也就是多增添了一年没见的至亲骨肉,但老百姓的心中天大的事情也抵不过这一方小明堂里的几个人,作为北方人的我,虽然对于明堂无甚感触,但对于这一顿“热闹异常”的晚宴却朝思暮想。隆隆的炮声从大年三十早上五点左右便陆续开始,六点半几乎就达到高潮,极不情愿的从温热的被子中挣扎的起床,睡眼惺忪中隐约可以嗅到空气中弥漫的肉香,家中的大人早早的将前日蒸熟的馒头拿出,稍加回笼,开水中撂下几只饺子,年三十便算正式拉开序幕,馒头照例我是不吃的,饺子也是囫囵着吃上两口,一大家子围坐一团互相倾诉一年内的风风雨雨,虽然琐碎,胜在情真。

  车厢里有一个刚学会写字的小朋友,睁着大大的眼睛对着身边出现的一些汉字不住的念道,身旁他的父母不时纠正,一家三口喜气洋洋。在接到一个来自故乡的电话后,孩子的父亲让小家伙和电话那头的人通话,也许是口音太重,小孩子嘟嘟囔囔的大叫听不懂,并拒绝继续通话,父母明显也是无奈。

  南北方言原本就不是一个体系,北方一马平川,发音大致相同,区别具体地方的便是口音,但总体还保留着普通话的底子。南方就复杂的多了,同样是中国人,但是面对面的交流 你总会有对方是外国人的念头。每逢过年,巨型城市中整齐划一的普通话便在高速运行的交通工具的催化下,变成你或懂,或不懂的“中国话”。但无论什么话,总有一个地方的人会原原本本的接纳你,宣示着你便是中国人,你便是这方方言下成长起来的主人。看着车厢里这年轻的一家三口,我忽然想到自己家乡的人们固执的认为自己所说的方言与普通话“无甚差别”,竟然也笑出声音来了。

  乡音作为每个个体存在的集体符号和口味一道成为我们内心自发坚守着的宣告自己“主权”的阵地,“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有人曾经说过,现代科技的发展会逐渐抹去传统,会使得每个村庄失去自己的特点,会使得思乡成为一种“情怀”。我却认为,纵然科技发展会带来交流的便利,但故乡,故事,故人总会在某个特定的阶段唤醒我们自己身上关于“情”的思念,激发我们内心深处最柔弱的那一寸情感。

  动车停在了终点站黄山,我顺着满载喜悦的返乡游客们踏上了他乡,夕阳无限的拉长了地上的影子,从新安河谷吹来的风让我不自觉的裹了裹身上的大衣,远方隐隐约约的传来年夜饭前鞭炮的声音。(黄锐)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