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忆苦思甜迎新春 欢欢喜喜过大年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8-02-12

  临近过年,街上更热闹起来,看着人们提着大包小包从超市走出,容光焕发,孩子们也是又蹦又跳,受这欢快氛围感染,我的脚步也似乎轻盈起来。

  过年是中国人最讲究的日子,皖南农村过年,一直有办年货,放鞭炮和穿新衣的习俗,这也是孩子们喜欢过年的元素之一吧。我小时候却不太喜欢过年,每到过年就会同母亲闹情绪,因为我们家过年是不买鞭炮,亦很少添新衣服的,在记忆里,我小时候就没有穿过新衣,过年,让我在小伙伴面前有一点自卑。

  当时我们家从外县迁来,借房子住,与东家合住在一间二进的屋子,共用一个大门。房东是村里比较精明能干的老太,每到过年,她都要尽力把家里张罗的热闹些,准备着很多年货:炒花生,葵花籽,南瓜子,冻米糖,还有最让我垂延的"灌心糖",老太偶尔也递一颗给我。现在想一想,其实她家也不富裕,大屋里的孩子多,她也发不过来。人说搬家三年穷,我们家初来乍到,能不能填饱肚子都成问题,更没有什么零食和土特产了。

  放鞭炮是男孩最踊跃干的事,每到年三十傍晚,家家户户都要放鞭炮,然后关门吃年夜饭。一阵阵喧闹的霹雳啪啦声,会把孩子的心撩地异常兴奋,每当老太的孙子用小竹竿挑着一串不长的鞭炮,准备在大门前燃放时,我都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一手挺举着挂着鞭炮的竹竿,一手捂着半边脸,侧着头,瞧他那猥琐的狼狈相,我恨不得冲上去,夺过鞭炮,大胆而高高地举起竹竿,让爆竹炸地更响。虽然他就那样把鞭炮放了,他那体验惊险后的兴奋与得意神态,还是让我羡慕。我渴望自己也能亲手举起那挂着鞭炮的竹竿,感受那份刺激,享受那份自豪。但是不能,因为我们家太穷。不懂事的我,曾缠着父亲,反复提出买鞭炮的哀求,父亲尴尬的笑笑:"人家放,你听着,不也是一样的快活吗!省点钱,下次去城里给你们买故事书"。现在知道,当时孩子的我不仅要听,要看,更是要亲自参与的体验,越是没有越是渴望的强烈。

  我尽快地吃完年夜饭,趁着天没有黑透,去人家门前拣一些断了火信,尚还完整的爆竹回来,从火盆里夹个大炭火,与姐姐弟弟一道燃放,一颗一颗地放着,燃放着孩子的快乐。

  过年,母亲还是想尽办法要买点布,给孩子们做点新衣的,准确地讲,是给大姐做新衣服,这衣服等大姐长高,穿着有点挂腰了,就腾给二姐穿,再过两年二姐也长高了,穿着绷的有点紧了,就轮到我来接班穿这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时衣服基本是补了领子又重新锁了袖子。我是男孩,喜欢东奔西跑,爬上爬下,按母亲的话:"少杰太磨衣裳,穿不得好的!"。我穿过后的衣服破的厉害,经常是补丁叠补丁,大多被母亲最后用去纳鞋底,只有少数能再传给弟弟穿,给弟弟做新衣服,父母觉得太不划算,从别人家讨要些旧衣服也就把幼小的弟弟给敷衍了。

  对穿破旧衣服,我不太在意,因为周边的孩子,多数时候也是穿破旧衣服的。但我稍大一点,姐姐们穿剩的红衣服,花衣服,我是拼命拒穿的,为此被爸爸训斥,因为担心小伙伴们的嘲笑,我倔强地对爸爸说:"就是打死,我也不穿这花的"。这以后,每次给大姐做衣服时,母亲就开始用男孩女孩都可穿的灰色或蓝色布料,而不顾大姐的抗争。虽然大姐春节能穿上新衣,但基本是男孩子穿的灰或蓝色的,看着别人家女孩都穿着花哨光鲜的衣服,大姐新年也是翘着小嘴,闷闷不乐。

  其实我也渴望穿新衣,有年陪母亲去买布,望着满柜台的布料,我悄悄附着母亲的耳朵说:"我都没有穿过新衣裳,今年也帮我做件新的吧!"。母亲数了又数手中那几张块票,红润着眼睛地对我露出了一丝苦笑,抿了抿嘴,略微停顿了下,她指了指柜台说:"今年过年给你们姐弟四人各买块新手帕吧,你们都很讲卫生,在小伙伴面前要做好榜样"。那年春节,母亲在我们姐弟四人的肩后,用别针挂了条洁白的新手帕,这装束成为村里新年的一道风景,挂着白手帕的我,自豪的在村里奔跑,大姐仍是添了件蓝色的新罩褂。

  现在经济发达,物资丰富,同当年比,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善,想想那个年代生活的不易,更感受今天生活的舒心,希望年轻人能懂得当今生活的幸福,也希望饱经风霜的父母延年安康,多享受一点这美好的日子,也祝愿天下历经沧桑的老一辈身体健康,晚年幸福,新年快乐!   (帅 杰)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