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暖言绯语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7-12-20

  十二月的暖阳透过厚厚的散着些灰尘的窗玻璃,晒得人不疼不痒。伴着淡淡的暖意,前些日子被我修剪的不太美观的吊兰,又在尽情地吸吮着阳光的能量,奋力生长着,样貌逐渐好转了些。

  已经不想再感叹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日子就是这样,一天过得比一天快,对我这样一个懒人,已经无法抓住她的尾巴了。

  儿子生日都过了一周了,再过几天是研究生考试,接下来便是结婚纪念日了。想起这些,心里突然有些难以言说的熟悉又陌生。或许和此刻的我,心情莫名伤感有关。没有给过儿子过多的关爱,5年来,一直如此。或许,我实在不是个称职的母亲。平时加班较多,陪伴他的时光不多,有时间陪伴的时候,陪伴的质量也还有待提高。所幸,他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对我较宽容。听不得我说:“你长大一岁,妈妈就老一点”的言语,总是立即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说:“我不要妈妈老,我要妈妈永远年轻。”或许他目睹、参加过葬礼的缘故,知道人老了,总有一天要到另一个世界,从此无法相见。所以,他害怕我老去。

  12月13日清晨,打开微信,一个公众号推出了一篇《请告诉你的孩子:“输得起”比赢更重要》,我想这篇文章就当是我送给他的一份生日礼物吧。于是,在刷牙时分,特意点开播放,他倒真的很认真地站在桌子边听着,还跟我和先生分享他的“听得”——有个小孩子喝农药死了,她爸爸妈妈很伤心。原先打算像往常一样催促他快点刷牙洗脸,一时竟由着他听完了整篇文章。有些东西,孩子还是早一点知道得好吧。

  2014年12月13日,是国家第一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那时儿子两周岁,如今,他已经五周岁了。或许零零星星地接受过日本侵略过中国的教育,小小年纪言语间偶尔竟会有一些爱国的言论,煞有介事地认真。

  “妈妈,我有没有小名啊?”一天晚上,只有我和他在家的时候,他突然问道。我猜想应该是他的同学们大多有小名,一了解,果不其然,说某某同学有3个名字。我不禁莞尔,不过还是认真地跟他解释了一番,我原先也有给他起过“小石头”的小名(那时还没有“爸爸去哪儿”这个节目),希望他如小石头一般,内里是一颗璞玉,以后会变成一块宝玉;像小石头一样坚强、厚重。不过当时因为先生和婆婆不喜欢,便也就作罢了,一直叫他的大名,连“旸旸”都不曾称呼过。才知道,原来小孩子有时也需要一个小名的。于是,我跟他强调了一下,虽然没有喊过他的小名,但如果他喜欢“小石头”的话,可以把它作为小名。他很开心地接受了我的提议。之后,也不曾提起这事了。或许在他幼小懵懂的心灵里,觉得别的小朋友有的,自己最好也要有,哪怕是小名。

  这几天“左岸工社”里格外热闹,大家谈论着一位师兄光荣晋升教授,年底扶贫、各类总结等让人应接不暇。时值年末,说起总结,2017年的确是个让人难忘的一年,撇去工作上的繁忙,这一年尽情笑过,也着实被伤害过,那些笑声,那些泪水,都无法忘却,我将把它们封印在心底,倍加珍惜;这一年偶尔焦虑,也确实小有收获,不安、痘痘,奖励、荣誉都已成过往,或许明天都还会再现,但一切都将是新的;这一年……

  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应该要有诗歌和远方。前几天,有幸参加了“黄山文学大讲堂”活动。被怨而不怒、哀而不伤、暖意、辨识度、乡愁等关键词或关键句感动、鼓舞,虽然老师们的水平让我望其项背,但在这个无数个碎片化的当下,我愿自己有一丝丝的罅隙,在冬日的暖阳里神游,交叉双臂,拥抱我自己。

  我不愿像海子一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愿像海子一样,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虽然诗歌很美,但我个人的经历,让我好像碰触到了海子彼时最无助的无奈,不知道感悟对不对,但如果可以,我从心底里希望忘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样子。

  朋友圈里,有爱心的朋友捡到一只健康的流浪小狗,望好心人领养。转发后,不出2个小时,便被一个有爱心的同事领养了。

  爱,一直在心间,也一直在脚尖,更一直在传递。 (万多蓉)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