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浓荫里的青春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7-12-18

  今天来了一伙朋友,无非是品茗聊天。人生到了这一站,话题大多是怀旧。而陈年里的,青年——为求职东奔西走,中年——上老下幼心事重重,唯独那段青春时光,一旦聊开,形同开启一坛发酵的美酒,醺醺然,让人迷恋和陶醉。

  曾经有一度,我讳言青春。我的青春很短促也很卑微,甚至很伤感。不过今天,我的谈兴很浓,尽管到了这年纪谈它有些牵强,也有些滑稽。

  为何讳言?因为,我的青春没他人那样闪光,那样耀眼,那样可圈可点。可以这样说,我的青春是一段空白。

  1968年,也就是我十五岁那年,我离开了学校,把教室、课桌留给了那些怀揣求学梦想的后来者,把来不及读的书连同憧憬向往一并遗给了那些理想抱负的持有者。十五岁,我对青春的解读大概是从那时开始的。

  那时很注重前途理想的教育。在我的理解里,青春不是属于自己的,应该是一份能够贡献的堪称珍贵的礼物。既然迟早都要端出去献了的东西,那就得考虑献给谁了。献给文化事业——显然不行,我是“老三届”(文革中六六、六七、六八三届初高中毕业生)回乡知青,已被排除在那座殿堂的大门之外。献给国家的工业建设,那得有一定的门路,否则也摊不上你。那就献给国防事业吧,又不收,因为我有一个姑父的成份是破落地主。我见的世事不多,经的世事更少,但也知道青春这份礼物的厚重,如不及时投送给一个可靠的东家,这种错误的代价会很大,可咋办呢,就没人稀罕!

  “青春”应该是个五彩缤纷字眼,可在我,成了一腔无人可诉的心事与焦虑,成了不知所措的茫然与无处可去的空怅,成了一本无法打开也无法阅读的书。作为一个农家子弟,没人稀罕的青春只有土遁。是土遁,埋进了村后的那片荒地里。

  那时农村人口急剧膨胀,而田地就是祖上留下的那些,抡起头开地造田成了唯一选择。于是,我成了垦荒队伍中的一员,每天扛起头揣着干粮,顾头不顾腚跟荒山纠缠得难解难分。单我一人,垦出的面积就很可观。把荒山变成熟地不是件容易的事。草根树桩要挖掉,裸露的岩石也得震碎撬起弄走再填土。生土是种不了庄稼的,必得满山满坡去割来柴草堆放燃烧,将泥土烧烤成黑褐色,也算是下了一遍有机肥。我干得不遗余力甚至将生命一掷为快,我蓬蓬勃勃的生命在荒山野岭噼噼啪啪爆发着火花。也有老者在一旁叹息,说是青春年少,正是长进的时候,荒废掉可惜了。

  十八岁那年的十月里,我把头和土地留给了弟弟,招生进了城。书缘重续,时光不再,热血热情注入了土地,有一种活过了奋斗过了的喟叹,也不再想入非非。我的青春想必就是在那时结束的。

  消弭在泥土里的青春是不值得炫耀的。更让我无从谈起的是:退耕还林之后,我曾经开垦的土地由荒芜到杂草树木疯长,眼下已是青松翠柏郁郁苍苍。我的青春应是从垦荒时开始的,如今不知流落于何方。

  每趟回归故里,只要天气许可,我都要到那林子里去,或转或坐或躺。也许是缅怀,也许是薄奠,也许缅怀、薄奠兼而有之,总之情感复杂。渐渐地,我与曾经的山地、如今的树林达成了和解,甚至产生了与之沟通的欲望。既然吃粮已不是问题,那么,养就一片林子就是最好的发展与前景了。不说空气净化,不说水土保持,那些来乡下的游客,乐此不疲的就是钻林子。因为林子里隐藏着太多的秘密,譬如各类植物呈现的景观,草本的,木本的;各种动物奇诡的活动,树梢上飞的,树下跑的,还有藏于地穴酣睡的。谁不想在这个伊甸园里走一走?谁不想在这个童话世界里转一转?

  我惊奇发现,凡是退耕还林的山地,比那些没动过锄的荒山野坡,花草更为葳蕤,树木更为茁壮。再进入林子时,我的脸上就有了表情,有了微笑,有了亲切感。土地有灵,草木有眼有鼻亦有情,正是我们辛勤的汗水,改变了草木的心情和土地的墒情。

  意会到我的青春换来了一片葱茏翠绿,心境大变,感奋有之,骄傲亦有之。不是黄婆卖瓜,我的青春不短促,也不卑微,而是绵密恒久,长盛不衰。因为,青山不老!

  家乡的自然生态得到了全面的恢复,久违的喜鹊回来了,一些我叫不出名的珍贵鸟类也在林中时隐时现。至于地面上跑的,那是林子的家畜,谁知豢养了多少!人接受大自然亲切的触摸时,会相互欣赏,情愫暗生。我写作的动力,就是来自于它给我的感动。我喜欢在温煦的阳光里走进林子,耳聆似有若无却又无处不在的噼噼啪啪的声响,会因之感奋;我喜欢在溶溶月光下观望那片山坡,看着蓝幽幽的剪影,感受着杏黄色光波的涌动。无论是日光下还是月光里,我内心都会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这时就想用文字把这种情感记录下来,文思也如山涧的溪流,汩汩而出,潺潺而流。

  我出身的家庭清贫,但亲人们之间不乏暖意;我出生的山村文化底蕴谈不上深厚,但汗水滋润的生机盎然积蓄了足够的能量供我遐想供我表达。我的满足与欣慰不言而喻!

  真没想到,我青春的容颜还在焕发,青春的血液还在奔涌!(方佳林)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