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中秋偶感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7-10-09

  工作后的第一个中秋节,未能回家。

  略微翻看朋友圈,不是在回家的路上就是已经回家,面对黄山风景区成千上万的游客,也只能“望家兴叹”转身义无反顾的又奔赴宣传一线。

  故乡在我的记忆里并不陌生,相对于“少小离家老大回”的那位同仁我算是非常幸运的。童年的一段时光是在农村度过的,彼时的皖北老年人留守,年轻人外出,不似当下,过年是团聚的日子,那时每年中秋便是一大家子团聚的时候,非是思乡情切,而是秋收开始,所以在乡下住的那三年中秋节基本上都是伴着忙碌的收割开始的。

  清晨,全家老小喝上一碗稀饭,拿上前晚刚烙好的糖饼、各式菜肴,带上草帽,坐上四轮拖拉机浩浩荡荡地奔向稻田。皖北初秋的清晨已经带着些许凉意,田间的野草布满了珍珠似的露水,空气中满是泥土芬芳和乡野独有的的味道,远方的月亮还没有完全落下,东方的太阳已经发出温柔的光芒,路上总是能够碰到昨晚收网的村民,大声吆喝一下,算是行了礼仪。当露水完全蒸发,秋老虎的威力就慢慢展现出来,田间的热是至下而上的湿热,大量水分蒸发之后弥漫着氤氲的雾气,不一会就会感觉到焦躁,当雾气消散,灼热的阳光刺得大家睁不开眼的时候,便是午餐时间。十几年前收割机还算是稀奇玩意,稻子收割还需人工,所以节省时间便成为大家不约而同的习惯。取了一早在河沟里布下的小笼子,里面早已捕下了各式河鲜,各种野菜码上一筐,加上早上带来的农家菜品,几户相近的庄邻在阴凉的地方凑在一起,添点小酒,一顿不算丰盛但别有趣味的“野炊”便开始了。简单又不乏热闹,几家人诉说着外出的酸甜苦辣,今年收成的好坏,觥筹之间午餐结束。

  傍晚,一大家子载着稻谷唱着歌,男子在小河边擦洗身子,兴趣盎然,既有丰收的喜悦又有家人团聚的兴奋,颇有“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味道。乡间的中秋节不很注重午餐,但傍晚的祭拜却必不可少。祭拜者谁?答曰:土地一家。对着月亮,条桌上布满了各式果品,月饼,菜肴,堆成小山一样的稻谷也成为土地爷一年的赏赐,一只威武的大公鸡此时也变成土地的坐骑。待土地爷享用之后,全家老小齐上阵分享这一年可能是唯一一次的团聚大餐,那时的我钟爱鸡翅,又一直想着把大公鸡的翅膀扳断了,土地爷爷会不会生气,但馋嘴还是战胜了“理智”,带着惶恐两只翅膀已经吞下。“月是故乡明”乡土传承千年的仪式被一丝不苟的继承,皎白月光中梧桐和杨柳下的那一条布满美食的长桌构成了我童年时光中最清晰和难忘的记忆。

  再后来,大人回家,把我从乡下带到城里,说不上来少了点什么,中秋节的时候除了记得吃上一口月饼,可能就满是补课的回忆,天也不是那么蓝,水里也没有什么鱼虾,满满当当的一桌子食物,却怎么也难以勾起食欲,除了那一轮明月,中秋仿佛就是365天中普通的一天。

  大学后的中秋节在印象中仿佛是失去的四年,苦思冥想中隐约记得好像四个中秋节都是在火车上度过,例行公事一般的回到家,听着父母唠唠叨叨的各种抱怨,再跟随南下的火车动次动次的回到学校,再想凑出一些回忆片段,好像真的是不太记得了。

  看着黄山之巅熙熙攘攘的人群,手中的快门声不断地响起,单位规定,中秋期间全员值守,保一方平安。望着天空中厚厚云层中泛着白色光芒的月亮,我在想,皖北那个小村子的土地爷爷是否还是骑着大公鸡上天,月亮是否还像十几年前一样皎洁。 (黄锐)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