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开卷有益 > 正文

捻军与石桌韭菜的故事(上)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7-09-18

  咸丰年间,安徽一带涝灾连连,粮食绝收,民不聊生,挖尽了山中野菜和草根,此时若再要求贫苦农民置办“十桌酒菜”,是很困难的,尤其对于一个拖儿携女的悲苦妇女来说,更是天方夜谭。可是,徽州孤寡女人却以惊人的毅力和智慧,默契的举止和心态,用“石桌(十桌)韭菜(酒菜)”换来了一村人平安,着实让人惊喜。

  1851年,皖北久雨连绵,黄河在江苏砀山、安徽萧县交界处,再次溃堤。次年,淮北又大雨成灾,连年灾荒,哀鸿遍野,劳苦大众饥寒交迫,只得结群合伍谋生。安徽淮北等地长期以来,形成一种叫做“捻子”的组织,其首领是“捻头”。所谓“捻”就是股、伙、群、帮的意思,皖北亳州、蒙城一带的方言,通常称一股、一伙、一群、一帮为“一捻子”。后来,逐步形成了群众反抗组织的名称,称为“捻党”。

  “捻子”长期处于分散隐蔽的状态,往往以村庄或家族分成不同派别,每捻子少者数人、数十人,多者数百人、上千人。捻子军神出鬼没,无固定组织,仅在外出时结为“捻子”。捻子活动方式除贩运私盐、抗粮抗差外,主要是“吃大户”和“打捎”。“吃大户”是聚众勒令财主备办酒食,“打捎”是劫取地主豪绅的财物。所得的财粮除供给大小首领外,其余的平均分配,马队每人两份,步队每人一份,同时也享给鳏寡孤独的穷人。

  太平天国起义后,捻军活动更为活跃。安徽亳州、蒙城、凤台、宿州等地捻头纷纷结捻起事,号称“十八铺”。公开推举张乐行为首领,济贫劫富,除奸诛暴,扶弱抗强,匡扶正义,深受百姓拥护。

  当时,皖北灾荒,经济萧条,迫使捻子军绞尽脑筋,多方出击,散聚粮草,屯聚粮食,以应捻军战时急需。这样,一支七八十人的捻子军便南下徽州刺探,了解详情,聚粮援助北方:南方徽州田小山多,在外经商的人盛,经济丰厚。捻子军辗转行军,七转八拐,终于沿着新安江的水路,摸进徽州深山丛林,已是多日无粮,敲响肚皮,饥肠辘辘。

  一位长者捻头稳重而沉着,与捻子军队伍谈笑风生,在着急中镇静,在危机中远虑,在取乐中找玄奥。突然,只见远处空旷静寂,一丝炊烟缭绕,——终于发现了人家了,真是如获至宝,岂能错失良机?为不惊动村庄百姓,他与兄弟们耳语了一阵,便打扮成一个老道长者,沿炊烟方向前行。他渡过溪水,爬过山岗,摸进茂林,找到了炊烟地,展现在眼前的是许多间破旧的茅草棚和土垒墙的旧屋。只见一位徽州女人手中捧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还有饿得皮包骨的三男两女。他们瞧见陌生的老道,愣了半天,被吓得悄悄躲进厨房。村中的其他农户听到有风声,也轻轻地关上篱笆门,避而遁身。

  原来,这位妇女的丈夫在前两年,为了整个家庭度过饥荒,攀悬崖,下河道,登高树,寻果觅食,却不幸落下巨崖,误入豺狼虎口,葬送了生命,实为悲叹。屋漏偏遭连夜雨,船裂正遇顶头风。天灾人祸,年成歉收,又遇贼寇入户,家庭日子,旦夕不安,生活拮据,全靠野菜草根度日。

  今天,徽州女人好不容易将家中作“种子”的一碗粟米,抓出一把,煮成半锅粟米粥,供久荒体瘦的孩子们改善生活,补足体虚,准备分享一顿“美餐”。可是,机不逢时,突然“冒出”一位杀气腾腾的老道光临,甚是不怀好意。

  她尴尬,惧怕,只好在无奈时,企谋平安和生路,随即热情礼貌笑容相掬地问道:“客官,去何方?就餐可否?”捻军头温和问道:“请问徽州妇人,远近是否有客店?”妇者道:“方圆十几里,无人家,咱们是逃荒避乱住下来的,已有三代了。”

  一语见的,说中了捻军头的正义心思,内心想着眼前的贫苦百姓同是落难饥荒人,确是异地结盟动员的首选对象,但为了进一步证明农妇窘状现实,必须安全隐蔽,不得暴露自己一点真实目标,便乘虚而入,加码淘“真”。

  此时,心灵嘴巧的徽州女人,先入为主,以免劫舍污身,随后舀来一碗粟米粥,敬献老道。捻军头急不可耐,接过碗筷,刚想狼吞虎咽,但用筷子一搅粥,夹起,水清见底,难得沾上一粒粟米。他脸色一沉,“呼噜噜”的将粟米粥当汤一口喝下,并把碗往地上一掷,大声嚷道:“下午,请给我准备‘十桌酒菜’,不得怠慢!!”好心的徽州女人却遭陌生人如此对待,如五雷轰顶,闷得半天都没有醒悟过来。

  不是“大户”,怎能置办?心中为难,但脸上不好流露出反对的神色,因“怕吃眼前亏”。无地自容、两难境界的妇人,势单力薄,没有应声,也没有否定,心想:如此社会岂有天理存在?只好怯弱圆场,就势弓腰拿起壮汉丢在地上的碗站起,瞥见老道甩甩袖子,扬长而去。(上)(方辉利)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