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黄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指导办公室
“中国好人”汪寻洲:面对命运不低头 单指敲出文学梦

作者:胡敏 来源:黄山文明网 时间:2020-12-14

  “这是汪寻洲上次在2020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中获得的奖杯,八千多参赛选手,共六万多首诗歌,他获得了二等奖。还有这些是汪寻洲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世界日报等媒体上发表的文章和诗歌......”12月11日,笔者来到黄山市新安脑瘫之家康复活动中心,见到正在办公室内认真看书的“中国好人”汪寻洲与母亲徐隽。说起儿子汪寻洲,徐隽满脸笑意、滔滔不绝,语气中充满自豪与骄傲。

“中国好人”汪寻洲

  汪寻洲,男,1991年9月14日生,黄山市屯溪区人,黄山市屯溪区阳光残疾人活动中心创办人。他是一名重度混合型脑瘫患者。28年来,他与死神、病魔苦苦抗争,没有上过一天学,凭着超乎常人的毅力,刻苦自学,创办“脑瘫之家”,开创出寓训于乐、寓教于乐的特殊康复模式。八年来共受训近300名患儿,其中有近100名患儿由原来不能坐、爬、站,在不长的时间内能独立行走,自行上下楼梯,其他孩子也在不断的进步中。

  霍金说过“无论命运有多坏,人总应有所作为,有生命就有希望。”汪寻洲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自己需要帮助却不忘帮助他人,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坚强自信、奉献与责任。

  凭着超常的坚毅,他开启新的人生

  “他1岁多到合肥做CT,才确认为脑发育不全,也就是脑瘫。在合肥治疗了3个多月,原先头抬不起来,通过中医按摩、推拿,后来头能立起来了。2岁多又带他到北京治疗,遇到一位老专家,说他这种混合型的脑瘫病情严重、特别顽固,就教了一套按摩手法。回来后妈妈就坚持给他按摩,进行常规功能锻炼,加上营养搭配,慢慢的,到他6岁基本不抽搐了。”

  寻洲3岁前父母都没有上床睡过觉,因为间断性地抽搐,她们只能抱紧他,那时他就是抱在妈妈的怀里睡,坐在爸爸的腿上睡,面对生命的威胁,父母整天担心吊胆过日子。

  因为不能正常行走,没有机会接受正常的教育,妈妈就是他的启蒙老师,徐隽买来识字卡片、故事书教儿子读,很快,他就掌握了1000多个汉字,之后又请了家教陆续地学了两年,自从学会了查字典后他便开始自学。

  就这样到了14岁,由于长时间缺乏系统地按摩和锻炼,他的肺活量渐渐消失,身体日渐消瘦,体质急剧下降,呼吸开始费力,肌肉开始萎缩,身体正向着变形的方向发展,死神再一次向他逼近。就在这时,让他幸运的遇上了专业康复老师,经过坚持不懈的锻炼,他的体质慢慢增强。“以前医生曾说他活不过18岁,现在他已经28岁了,还活的好好的。”

  有了父母的支持,他创办“脑瘫康复机构”

  由于深受疾病的折磨和困扰,汪寻洲比任何人都能体会到脑瘫孩子的痛苦;十多年的艰苦康复训练,他深知康复年龄宝贵而短暂。为了不让更多的脑瘫患儿错过最佳康复时期,他萌发了创办脑瘫康复机构的强烈愿望。2011年5月,在父母的支持下,经市残联批准他成立了“黄山市脑瘫之家”,2013年3月,通过银行贷款、自筹资金,投资创办了“黄山市新安脑瘫之家康复活动中心”,隶属黄山市新安医学研究中心。2018年11月经屯溪区民政局批准,区卫健委注册“黄山市屯溪区阳光残疾人活动中心”。

  前来康复的孩子从刚开始走、爬都不会,说话不清楚,到会迈步,再到能正常交流,看着一个又一个患儿迈开步子,开始新的生活,最开心的莫过于汪寻洲。“孩子的痛苦不是一个人,是整个家庭、社会。看到孩子的每一点进步,我都很欣慰,正是因为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我才会坚持”。这八年来,汪寻洲做的是民生工程项目,不对外收取任何费用,资金奇缺,靠银行贷款,负债经营并卖掉一套住房,来维持机构的运转。

  从不怨天尤人,对生活充满热爱

  该中心聘请了主治医师,配备了6名专业技术老师,针对脑瘫儿童进行个性化的康复训练,采用无创伤、无毒副作用的独特的训练手段,开创寓教于乐、寓训于乐的特殊康复模式,患儿康复效果明显。同时,汪导洲还结合自学的的儿童心理学,经常为孩子进行心理疏导,现身说法的鼓励家长对孩子要充满信心和耐心,不要让消极情绪影响孩子,让孩子始终保持阳光、积极心态。

图为汪寻洲所获荣誉

图为汪寻洲作品被知名报刊采用

  八年来该中心共受训近300名患儿,其中有近百余名患儿由原来的不能独坐、站、爬到能独立站立、放手行走、生活自理,汪寻洲和他的团队以显著的康复效果、优质的服务,赢得了患儿家长的信任;并圆满地完成了每年的民生工程脑瘫训练任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为黄山市小儿脑瘫康复事业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汪寻洲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他的事迹先后被《黄山日报》《安徽日报》《中国文化》《中国文明网》和共青团刊物所报道,他也先后被评为“最美屯溪人”“最美残疾人”“黄山市道德模范”“黄山好人”“黄山市五四青年奖章”“中国好人”,他的机构在2015年5月被市残联评为“十佳爱心助残集体”,2016年1 0月被安徽省政府残工委评为“残疾人之家”。

  他虽重残在身,但从不怨天尤人,对生活充满热爱和信心。他一直希望办好这个机构,让更多的孩子缓解身体的痛苦,快乐起来,他说:“肢体残疾心理不能残疾,如果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怎么叫别人尊重你,我要把这个精神传给更多的人,让大家都能走出心底的阴霾。”

  不忘帮助他人、自强不息,向社会传递正能量

  上帝为他关上了“身体健康”的门,同时又为他打开了“自强不息”的窗。一个一级重度混合型脑瘫患者,需要家人照顾和社会关心,但他所想所做的,却是如何关心和照顾别人。除了把健康和快乐传递给不幸的脑瘫儿外每天用他那仅能运用的一根左手食指敲击着键盘,在鼓励启迪那些在工作、生活中不如意的人们,重塑工作、生活信心、乐观心态。同时也不忘用知识充实自己,先后在《人民日报》〔海外版〕《长江诗歌》《世界日报》《海华都市报》《少儿诗刊》《齐鲁文学》《中诗社》等数家海内外刊物或平台上发表过自己的诗歌或文章。他在2019年7月被中国诗歌学会吸纳为会员,并在2020年获得第八届徐志摩微诗歌大赛二等奖。他还腾讯公益上知道留守儿童的窘境,就定期默默地通过腾讯网络捐款。

  一块特殊的“残疾人活动中心”牌子,是他用残缺的身体为他人撑起的一片晴朗天空,为自己碾压出的一片梦想天地。母亲的苦苦支持,延续了他生命的奇迹;他以超常的不屈和感恩,成为母亲的慰藉和欣喜。汪寻洲说,“因为我撑过去了,所以我想帮助和我一样的人走下去。”他的故事令人动容,也向社会传递了一个残疾人永不服输、乐于助人的正能量。(胡敏)

责任编辑: 胡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