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徽风皖韵 > 正文

黄士陵家族成员初探

作者:晨 欣 来源:黄山晨刊 时间:2018-10-17

  由于黟县黄村黄士陵家族宗谱佚失,家族成员情况历来不甚清晰,研究者往往只能从两个方面去探索:一是根据其后裔,主要是黄士陵外孙叶玉宽、孙女黄云岫的回忆;二是从黄德华《竹瑞堂诗钞》中找出一些片纸留痕,但皆破离支碎,很不完整。最近细读一册《黄士钰·乡试硃卷》,上有一些内容颇可拾遗补缺,现将几方面资料综合分析探讨。

  徽州民间《乡试硃卷》较多,人们一般称为“乡试卷”,是一种科举试卷的名目。明清两代,为防考官徇私舞弊,乡试及会试场内,应试人的原卷须弥封糊名,由誊录人用朱笔誊写一遍,再交考官批阅,所以称为硃卷。硃卷通常有固定格式,先载姓名履历,继载始祖以下尊属及兄弟叔侄、妻室子女,附载受业、受知师,最后刊载答卷及考官评语。后来考中举人或进土的考生喜欢将自己的试卷刻印以分送亲友,并成为清代一种流行于读书人间的时尚。重要的是,上面所载家族亲属资料,往往具有权威性,是真实可靠的第一手资料。

  这册《黄士钰·乡试硃卷》载:“黄士钰,字式如,号琢斋,行二。嘉庆己卯年二月十八日吉时生安徽徽州府黟县,学附生民籍。始迁祖修,自祁门县左田迁黟。四世祖献达,宋乡教授诰赠朝散大夫。五世祖葆光,宋政和元年进士,历官直秘阁侍御史,诰授朝散大夫,崇祀乡贤祠。十四世祖真元,元处士至正间请旨建义庄事载安徽省志,并详汪文节公黄氏厚本庄记。胞伯叔祖诏,邑庠生,美辑、美车彭、登甲增贡生。胞叔德华,邑庠生。亲伯叔溱、淮、淯、泗、润、启华,郡庠生。振华,邑庠生,溎,国学生。胞兄,士鑑,国学生。亲弟,士栋,国学生。士榦,业儒。堂兄弟扉,国学生,扆,高开,高闳,高阏……”以上文字虽不多,但信息量颇大。

  我们可知:黄士陵始迁祖修,是从祁门县左田迁往黟县黄村的,四世祖、五世祖、十四世祖皆为高官名士,胞伯叔、胞叔、亲伯叔、胞兄、亲弟、堂兄弟也都是文人雅士,可谓书香传家,一门俊杰。根据《黄士钰·乡试硃卷》上载:士钰“行二”,称“士鑑”为胞兄,称“士栋、士榦”为“亲弟”,而“士鑑、士栋、士榦”为黄德华之子。据考,一般所谓“亲弟”是指同一父之弟,而“胞弟”是指同一母之弟,故笔者认为“士钰”应为黄德华二子。黄德华生于嘉庆庚申,即公元1800年。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其妻室有二,原配亡故后,续弦谢氏。而“士钰”应为原配夫人所生,与黄士陵为“同父异母”。因为“士钰”生于嘉庆己卯,即公元1819年,当时黄德华才20岁左右,其原配夫人尚在。令人困惑的是,黄德华曾在《竹瑞堂诗钞》卷十三《自述》诗夹注:“兄文水,侄士钰”,称“士钰”为侄,与“士钰”称其为“胞叔”相符。这里面应存在“忌讳”,推测“文水”早逝无后,德华将“士钰”过继给其兄。因为正常的话《黄士钰·乡试硃卷》上应出现其“父,文水”字样,奇怪的是竟无一字。另外“士钰”称黄德华之子为“胞兄”、“亲弟”,如不是德华之子,也无法解释。退一步说,就按士钰所言:“胞叔德华”,他们是真的“叔侄关系”,也就是说士钰父亲“文水”与“德华”是同母兄弟,“文水”为兄,“德华”是弟,而“士钰”为“文水”所生。当时风俗也可以将同一父母所生兄弟之子女互称“亲弟”或“胞兄”,以示关系密切,而不以“堂兄弟”相称,但这似乎也难“自圆其说”,因为《黄士钰·乡试硃卷》上又明确写有“堂兄弟,扉,国学生,扆,高开,高闳,高阏……”等数人。如“堂兄弟”以“关系密切”为标准,也可称“胞兄”“亲弟”,这关系岂不显得更加混乱?而这在晚清时期应是不大可能的。为此,笔者讨教了不少徽学专家、学者,答复不尽相同,一种认为作为个例,堂兄也可称“亲弟”,一种认为称“亲弟”应该是“同父兄弟”。但据祁门“大树村人”告知:“有一种情况,就是过继给自己的伯父后,称自己的生父为胞叔。胞叔(本生父)之子,自然是亲弟。我父亲就是这种情况,过继给他的大伯父后,称我祖父为三叔。”这便证明了笔者的推测,与徽州风俗相符,也是完全可能的。

  复读黄德华《竹瑞堂诗钞》,发现有二诗也可为佐证。一是《八月三十日葬榦儿》:“想为重泉别,前宵梦境亲。招魂夫妇共,(儿聘王润生女,先亡以其衣裙同葬)临穴弟兄真。(侄士钰送葬,不胜哀恸。)玉质竟埋士,珠光难掩尘。数篇心血在,爱护当家珍……”虽然黄德华仍称“侄士钰送葬,不胜哀恸”,但前句“临穴弟兄真”,一个“真”字,很值玩味,似道出了“真”情;二是《再哭榦儿》:“……聚如泡影逝如波,十又三年一刹那。多欲买书期汝可,知能跨竃奈妖何……(候栋儿生次子以嗣之),重泉知有伤心事,念我霜添两鬓边。”榦儿去世无后,“候栋儿生次子以嗣之”之句,说明当时兄或弟去世无子,由兄或弟之子“嗣之”很正常。故黄德华因其兄“文水”早逝无后,将其子“士钰”过继之,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说来也是有趣,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笔者曾在黟县古玩商处见过一本《黄士钰·乡试硃卷》,当时只要20元。因其名《县志》未载,粗略一翻,还价10元未成,便放弃了。2000年初,笔者在休宁又见到一只“花鸟”大花瓶,作者也是“黄士钰”。上面题署:“杰阁凭虚起,登临好是闲。凉秋半城树,残雨一湖山。道侣谈相对,诗人去不还。兹游太寂寞,觅径返柴阂。时在乙卯夏蒲之月,节录随园诗话,黄士钰写于昌江白云旅次。”正面署:“时在乙卯夏月,仿南田老人笔意,黄士钰写于白云屋。”当时也有所怀疑,但查了不少资料均未查到此人,后来放弃。不过从年份来看,似非一人,这些都是题外话。

  早年黄士陵外孙叶玉宽先生曾根据自己所知情况,撰有一份“家族沿序表”,从黄德华(仲和公)开始至自己的下一代,主要是黄士陵这一支,分:长子少牧,二子幼牧,三子筱牧,四子稚牧,长女慰璋。对黄士陵兄弟姐妹涉及甚少,仅列:六公黄士陵(穆甫)、七公黄志甫,八公黄厚甫、九公(无后),十公信甫。而对黄士陵前面五位兄长,一字未提。如前面笔者推断成立,那么据此最少可补充四人,即:长子士鑑、二子士钰,三子士栋、四子士榦、五子某某、六子士陵、七子士学(志甫)、八子士恩(厚甫)……(《竹瑞堂诗钞》卷一有“哭次儿高文”,题注“儿于庚寅十二月,殇于癸巳十一月。”仅三岁便去世,故未列入。)虽然这样归纳仍不完全,有些地方还需进一步探讨,但比过去所知,已是进了一大步。(晨 欣 来源:黄山晨刊)

责任编辑: 尹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