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安徽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黄山文明网>徽风皖韵 > 正文

徐庆筠:真正的英雄都已长眠……

来源: 黄山文明网 时间: 2018-05-03

  今年84岁的徐庆筠是黟县渔亭镇团结村的一位村民,先后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抗美援朝战役,曾荣立一等功。

  A

  少小离家参军去

  徐庆筠住在渔亭镇团结村老街的一家老式建筑中,祖上曾经是开布店的。

  近日,明白记者采访的来意后,徐老一下子精神了许多。“十几岁的时候,我跟父亲在湖北武汉做生意,父亲36岁就病死了,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就跟一个同乡叔叔汪忠恒到湖北襄阳去。当时处于解放战争年代,处处硝烟,后来也就走散了。”徐庆筠告诉记者,在战争时期,当地群众都说共产党好,哪怕在老乡家借宿一晚,第二天走时都会帮忙把水缸挑满,把地扫好。就这样,15岁的徐庆筠1948年和几个同乡一起加入共产党的军队。由于年龄小,个子也不大,被分到团卫生队,成了一名卫生员。

  B

  戎马征途写峥嵘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和第四野战军一部,在长江中下游强渡长江,对国民党汤恩伯、白崇禧两集团军进行战略性进攻。1949年4月,为了熟悉长江,适应水上作战,我军进驻靠近长江北岸一带,发动船民准备船只协助我军渡江。

  “参加过淮海战役之后,我们又参加了渡江战役,从九江那里过江的,太惨烈了,当时的情况真的是一寸河山一寸血啊!你看我头顶上的这个疤就是当年敌人弹片擦伤的。”徐老告诉记者,当时的情况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死人如机器割稻子一样,国民党的飞机大炮炸过来,那河里就像是下暴雨一样。这时,战士们就用门板当船,然后在上面扎几个稻草人,做成假目标,吸引国民党的火力。

  “当时两军各三十万人的部队在打,吃饭睡觉都是一种奢望。国民党的飞机把食品空投下来,双方为抢一包米最少要死掉二三十个人,最后没办法,实在没吃的了,把马杀掉吃,当时的生存环境是非常恶劣的。”徐老想起当年的场景,依然记忆深刻。

  徐庆筠说:“我们过江的时候,长江边上的人民群众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当时有夫妻船、父子船,所以说,没有老百姓的支持,没有老百姓的帮助,没有老百姓把船献给我们,支援过长江,那我们是没办法过的。”

  C

  抗美援朝保家国

  “当时的战况实在是太惨烈,我记得在上甘岭战役中,两边都是敌人的坦克,高处是飞机,把志愿军压在中间打,当时叫铁壁合围带盖子。就算是这样,我们志愿军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以美国为首的侵略者被打到了谈判桌上,以失败而告终!”徐老告诉记者:“在朝鲜战场上,都是住在野外的山洞里,晚上几乎不能睡觉。美军强盗的罪行不胜枚举,严重地威胁着我军的交通运输。铁路被炸毁、桥梁被炸断,以致造成前方的粮食和副食始终供应不上,只能吃炒面,到山上挖野菜。吃得那个压缩饼干不用枪托砸都掰不开,部队不能生火做饭,炊事员已经失业了。战士们饿了一边走一边解开背着的炒面口袋,在手心里倒点,吃上就走了。渴了,吃点雪,如果路边有泉水,那就好得不得了了。有一段时间缺营养,大部分士兵患了夜盲症,给我们执行任务带来极大困难。”

  “晚上站岗的战士有的直接就冻死了,当时用的三八大盖,戴着棉手套,肉皮都冻在枪栓上。零下40多度下河去架桥,好多人是冻死饿死的,死时都只有十七八岁。”徐庆筠回忆起当年的惨烈,他说志愿军平时战斗中受伤了,得自己包扎,自己用针线缝合伤口,这是志愿军基层士兵大部分都会的。在一次战斗中,三个敌人用刺刀与师政委贾兆堃展开肉博战,紧急时刻,徐庆筠推开了师政委,自己肚子上挨了一刀,在这次战役中,徐庆筠荣立一等功。

  当年的志愿兵战士如今已经是耄耋老者,他们见证了那段血与火的历程,亲眼目睹了战友倒在血泊之中。记者非常感慨地说:“徐老,谢谢您,您是一位英雄!”

  徐老感慨:“我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都没有回来,他们都长眠在了那片异国的土地上。”  (樊成柱 吴玉莲 文/摄 来源:黄山晨刊)

责任编辑: 尹文君